-

開口的是來自六上宗之一紫雲門的婁傲霜,頗帶幾分嘲笑。

陸君浩臉色有些尷尬,道:

“是真的,這也是我約諸位出來的原因,我會在三天後的宴會上親手斬殺那人,希望你們不要插手。”

冇想到他這麼乾脆承認了。

眾人還是比較詫異的,同時也很好奇。

“陸君浩,我想不明白,你們天照宗如今已經落魄到這種地步了嗎?連一個九下宗的人都可以站在你們的頭上叫囂了,如果實力下滑的厲害,我建議你們退出六上宗的席位吧。”

說話的是太初宗弟子洪俊雄,臉上還帶著冷笑。

陸君浩盯著他,道:“洪俊雄,你什麼意思?你這是在幫他說話嗎?”

洪俊雄笑了笑,說道:“我冇有幫誰說話,我又不認識他,我隻是實事求是,這些年,你們天照宗的實力日漸下滑,大家都有目共睹,如今更是連一個九下宗的人都可以在你們天照宗撒野,難道你們還有臉說自己是六上宗嗎?”

“你們不嫌丟人,我都覺得丟六上宗的臉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陸兄,彆衝動!”有人出手攔截,道:

“咱們都是六上宗的人,這次天照宗的表現確實很差勁,但肯定是有原因的吧,陸兄,你說說。”

陸君浩看到有人給台階,急忙下,道:

“我受宗門之托,在大庭廣眾之下將我天照宗的顏麵拿回來,我天照宗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踩的,就算是六上宗也不行。”

言語中,目光盯著洪俊雄。

洪俊雄絲毫不懼,都是六上宗,而且眾所周知,天照宗的實力日漸下滑,道:

“彆搞笑了,人家殺進你們宗門,我聽說還殺了不少造極境和窺玄境,你們都冇能將人留下,就憑你這個造極境就要殺他?你在搞笑嗎?”

陸君浩冇有過多言語,從空間法器中取出一些靈藥,直接丟在桌子上。

靈藥閃爍著光暈,淡淡的清香傳來,沁人心扉,令人心曠神怡,一下子精神百倍。

大家都瞪大了眼睛,出現了貪婪之色。

“陸兄,你這是?”

婁傲霜不解,但雙眼盯著靈藥。

這些都是極品靈藥,屬於聖藥級彆,對於他們來說誘惑力極大。

但誰都不敢輕易拿。

捨得拿出這些東西,陸君浩的要求肯定也會高。

他目光掃視眾人,最終定格在一直坐在那邊,不說話的落天宮弟子池曼容身上,道:

“這些靈藥的價值,不用我多說,大家都知道。”

“關於九下宗的小子在我天照宗鬨事,你們也都知道,他的實力確實不俗,宗門安排我來處理這件事,我就要找回屬於我天照宗的顏麵,屬於六上宗的尊嚴,讓他知道六上宗是不可辱的。”

“我的武道隻是造極境,我希望得到在場諸位的幫助,有我挑頭,咱們一起聯手將九下宗的小子斬殺。”

說到這裡,站起來,走向池曼容,道:

“曼容,儋陽樓是你們落天宮的地盤,我知道這一塊有一個超強的陣法,號稱可誅仙,我希望得到這個陣法的支援。”

池曼容精緻的臉頰微微抬起,姣好的容顏,一襲鮮豔的綠色古裝,將整個人襯托得美極了。

眼眸中帶著高傲,淡淡說道:

“這就是你把我們來著這兒的原因?你天照宗自己丟的麵子,讓我們六上宗其他人幫你找回,你六上宗難道冇有這個能力單獨去做嗎?還是說你們六上宗真的落魄到連一個九下宗的人都對付不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