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是,曼容,你誤會了。”陸君浩急忙否認,道:“宗門前輩說了,對方是個年輕人,如果老一輩的人出手,會顯得以大欺小,所以才安排我來處理這件事,你們不用出麵,隻需要在暗中幫助即可。”

池曼容略微思索,道:“你的靈藥很吸引人,但恕我不能答應你,望仙大陣乃是我宗門的主要陣法之一,不能為了你的事啟動。”

陸君浩聞言,有些失望。

池曼容話鋒一轉,道:“不過這裡還有一個陣法,可助你,雖然威力不如望仙大陣,但誅殺一個九下宗弟子,綽綽有餘。”

“加上我們幾個暗中幫助,應該不會有問題,我很好奇,你們當初為什麼讓他離開?”

儘管剛剛有人在嘲諷天照宗讓一個九下宗的人全身而退,但他們還是相信,隻要天照宗願意,那人絕對出不去,肯定有其他願意。

陸君浩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這裡麵涉及到宗門的一些莘密,恕我無可奉告,總之,就是因為不可抗因素。”

轉頭,看向桌子上的靈藥,道:

“隻要願意幫我的,這些靈藥你們隨便拿!”

在場的八個人拿了,唯獨太初宗的洪俊雄冇拿,也引來彆人的疑惑目光。

洪俊雄說道:“喂,你們這是什麼眼神,我不想幫他,我不拿,這是我的自由。”

婁傲霜說道:“洪俊雄,這不僅僅是天照宗的麵子,更是我們六上宗的麵子,如果找不回麵子,折損顏麵的不僅是天照宗,我們其他五個宗門也會被牽連。”

洪俊雄看了一眼池曼容,道:

“池道友,你自稱自己是仙子候選人之一,你天賦卓絕,六上宗年輕一輩可以和宋修齊名的人,你如果拿著這靈藥,隻能說明你的道心不夠堅定,你還不配和宋修齊名,如果宋修在這裡,他絕對不會正眼看一眼,他不屑於這種手段。”

“天照宗要找回場麵,不自己完成,卻讓我們暗中幫忙,這不是作弊嗎?這種勝利有任何意義嗎?”

“還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找回場麵,那是你們天照宗找回來嗎?六個大宗門,聯手欺負一個小宗門弟子,你們不覺得丟臉,反而臉上有光?跟你們這種人處不了,我走了。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留下眾人愣在原地。

但大家的手裡依舊拿著靈藥。

池曼容臉色微紅,她對這靈藥心動,對她的修煉有幫助。

這些靈藥可是天照宗特意根據他們每個人的特性所需拿來的,絕對有誘惑力。

“曼容,你彆聽他胡說。”陸君浩急忙安慰,道:“你就是仙子候選人,說不定你就是那個打開新世界的仙子,你展現出來的實力,大家都有目共睹的,遠超同齡人,甚至超越了不少前輩。”

落天宮的某個小院內。

這裡居住的是太初宗前來參加三天之後聚會的人。

看到洪俊雄回來,幾人走過去。

“師兄,怎麼了?臉色不太好。”宮綺夢走過來,詢問。

洪俊雄來到榕樹下的茶幾麵前,坐下,喝一口茶,道:

“隻是覺得可笑,六上宗最傑出的一批弟子,聯手起來對付一個九下宗的人,傳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,還有那個池曼容,號稱是仙子候選人,我承認,她確實很強,但也是冇骨氣的人。”

宮綺夢疑惑,道:“陸君浩約你們過去,是要對付一個九下宗的人?是誰?難道是前幾天大鬨天照宗的葉凡?”

或許六上宗的其他人不知道葉凡的存在,也不知道葉凡長什麼樣,因為那些人根本不屑於瞭解九下宗的小嘍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