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宮綺夢震驚了,道:“九大凶劍之一?”

“冇錯,這纔是我們的目標,葉凡會是一個很大的變數,至少池曼容這些人對葉凡一點都不瞭解。”洪俊雄嘴角揚起,一副看戲的模樣。

而葉凡對於這些事並不知曉。

他收到邀請函,也不想去。

“上一次我去了天照宗,險些回不來,這一次又要去落天宮,彆人就佈置好陷阱等我。”葉凡有些無奈。

如果是孤身一人,他纔不會理會,更不會明知陷阱還要去冒險,但他身後還有一個大宗門,敵人威脅到宗門的人了。

程湘芸站在他的身邊,說道:“天照宗既然能說出來,肯定也能做出來。但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,是誰在天照宗幫你壓住了那些強者,如果此人出現,或許就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放你走,現在又要你去赴鴻門宴。”

轉頭看向洪慶,問:“青竹劍主當時看到了什麼?或者聽到了什麼?”

洪慶搖了搖頭,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他突然就知道了,我還一臉懵逼,不知道啥情況,問了也不說。”

葉凡看向王五,問:“五叔,你怎麼看?”

王五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咱們現在隻能先等望海樓那邊,看能不能查出點什麼來。”

餘玄清思索了一會兒,道:

“我們要不先把目光放在三天後的宴會上,我聽說過六上宗的一些人都很強,這次的宴會不知道邀請了誰,但極有可能天照宗和落天宮會聯手,畢竟北鬥宗殺了不少落天宮的人,前幾天在天照宗也殺了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個熟人出現了。

陳玉娟,她從天師府而來。

“關於這場宴會,我得到一些訊息,或許對你們有用。”陳玉娟突然出現,落落大方,目光看向葉凡,道:

“葉宗主,張天師特意讓我過來的,因為我們已經知道陸君浩給你發邀請函的事,希望你有更好的判斷。”“宣佈池曼容的仙子候選人身份?邊陲魔鬼之角開放,凶劍成無主之物?”

在場的人聽完她的訴說,都有些驚訝。

很多人並不知道仙子候選人是什麼,陳玉娟給解釋一番,眾人恍然。

“你是說池曼容這個仙子候選人是落天宮自封的,不在三仙門承認的五大候選人裡麵,她屬於第六位?”

陳恒銘有些疑惑,其他人也疑惑。

陳玉娟思索了一會兒,道:“五個候選人的具體名單,我們也不清楚,隻是流傳有五個候選人,但可以確定的是池曼容是落天宮私自封的,不正宗,像宋修那種纔是正宗的仙子候選人。”

餘玄清道:“這個宋修我聽過,六上宗之一,琉璃穀曆代以來,天賦最強的弟子,早就名揚六上宗,得到三仙門的關注,甚至被三仙門拉攏,但他不為所動,依舊是琉璃穀的弟子,隻是會參與到一些三仙門的事情。“

“整個琉璃穀因為他,更是水漲船高,在六上宗中,冇有任何一個宗門願意得罪琉璃穀,畢竟有宋修這個得到三仙門重視的人在,擔心觸怒到三仙門。”

“這人也來參與這次的宴會嗎?”

如果這人真的來了,她倒是挺擔心葉凡的安危,關於此人的傳說太多,太強。

陳玉娟搖了搖頭,道:“目前得到的訊息,並未看到宋修的名字,至於後麵來不來,不知道,隻是六上宗都派了一些傑出弟子來了,還有藥神穀、神龍組這些宗門,不過都是年輕人,到時候會很熱鬨,我現在擔心的是葉宗主會受到群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