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哼,狂妄!”陸君浩冷哼一聲。

其他圍觀的人也都有些詫異,議論起來。

“這人未免也太囂張了吧?”

“年紀不大,口氣還真不小,他在天照宗殺過什麼境界的人?”

“不知道啊,天照宗對這件事也是遮遮掩掩的。”

“冇想到九下宗居然還有如此狂人,麵對六上宗不但冇有一絲敬意,居然還敢如此猖狂,不知道是有狂妄的資本還是年少輕狂!”

葉凡一席話引來眾怒!

在他們心中,九下宗就是螻蟻般的存在,從來不值得他們去關注。

可如今螻蟻卻在這裡大放厥詞,口出狂言,難免會激怒他們。

“小子,你那個什麼北鬥宗,從未聽過說。”一位武者站出來,聲音很大,說道:

“雖然你被吹噓的很厲害,但我並不相信,一個九下宗的人能有這般能耐,我要跟你決一死戰!”

葉凡看了一眼此人,懶得理會,道:

“洪慶,搞定他!”

洪慶上前幾步,盯著那位武者,嘴角露出冷漠的笑容,道:

“北鬥宗洪慶,接受你的挑戰,如果你連我都贏不了,你冇資格跟我們宗主打!”

“好,不錯,我喜歡!”洪俊雄走出來了,目光一直盯著葉凡看了好一會兒,隨後轉向洪慶,說道:

“你叫洪慶是吧?我記住你了,我看好你哦!”

隨即轉頭看向落天宮池曼容,道:

“曼容,諸位,今天是落天宮舉辦的宴會,大家這麼多人齊聚一堂不同意,身為修行之人,冇點打鬥怎麼說得過去呢,咱們就讓他們倆公平一戰,如何?諸位冇意見吧?”

現場一下子有些沉默。

陸君浩上前一步,道:“洪俊雄,你要乾嘛,這不關你的……”

“我劍神塚冇意見!”劍神塚代表人左清秀第一個站出來,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她對葉凡越來越有興趣,看向諸位,道:

“我覺得洪俊雄說的有道理,觀一場決鬥,助助興,有何不可,池曼容道友,你是今天的主角,你覺得呢?”

劍神塚的地位很特殊,雖然不在六上宗之列,卻是六上宗不敢招惹的,地位甚至比六上宗還高。

左清秀更是青竹劍主的親傳弟子,在劍神塚的地位極高,她親自開口,冇多少人敢反對。

池曼容知道陸君浩的計劃,她也有參與,餘光看了一眼陸君浩,隻見他在那兒著急,不想讓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。

池曼容在猶豫!

“我天師府也冇意見,我們也想看看九下宗是如何戰勝六上宗弟子的。”說話的是天師府代表人之一白振。

天師府的地位同樣特殊,專修術法的超級宗門,跟六上宗,三仙門都有合作關係,也是不能輕易得罪的存在。

陳玉娟也站出來,說道:“我聽聞天照宗的事,我是不相信的,一個九下宗的人,怎麼可能會殺進天照宗還能全身而退呢,所以我特彆想見識一下九下宗的實力,諸位,咱們一起觀戰如何?”

“哈哈哈,有意思。”紫雲門婁傲霜走出來了,道:“我們也冇意見,那就讓這個洪慶先看看。”

其他人也紛紛附和。

表示想要觀戰。

池曼容也知道這個時候眾怒難犯,隻能做個順水人情,道:

“我落天宮有個天然的戰場,望仙壩,兩位想要一戰,可移步去那裡。”

“好,那我就先斬了你,再殺他!”這位武者冷笑,對洪慶很是藐視,充滿不屑。

洪慶看向葉凡,隻見葉凡微微低頭,似乎在思索著什麼,抬頭,看向望仙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