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向那邊的陸君浩,道:

“天照宗的代表,出來答話!”

陸君浩上前一步,道:“天照宗,陸君浩,小子,你想說什麼?如果你們怕了,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活著的方向。”

“哦?什麼方向?”

“在我麵前跪下,磕九個響頭,然後自毀丹田,自斷四肢,我可讓你活著離開。”

“好殘忍啊,我好怕啊!”葉凡裝出很害怕的樣子,惹得眾人忍不住笑了,他繼續說道:

“姓陸的,你腦子是不是秀逗了,你以為我來這裡是來賠罪的嗎?我去你天照宗,你們都不能奈我何,更何況這裡不是天照宗。”

陸君浩氣得嘴唇顫動,道:“那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我還想問你什麼意思呢,你把我邀請過來,不會是覺得我冇飯吃,讓我過來蹭飯的吧?”葉凡有些不耐煩,道:

“你有話快說,有屁快放,不要跟我搞什麼前奏。我跟你天照宗本就是生死大敵,不用在廝殺之前搞什麼鋪墊,咱們就開門見山吧!”

陸君浩縱身一躍,來到湖泊中央,站在戴穎身邊,看向葉凡,道:

“我要與你一戰,你可敢下來?”

“你想死,我也可以滿足你,但我要求換個地方。”

陸君浩的眼眸微微一凝,難道他發現了什麼?

莫不是洪俊雄把他的計劃泄露了?

“怎麼?你不敢與我一戰?”

“我都說了,換個地方,我殺你如屠狗!”

“為何要換地方,這是天然戰場,最適合不過了。”

“洪慶,回來!”葉凡招呼洪慶回來,道:

“姓陸的,我就這麼要求,你要跟我打就打,不換地方不打。”

“你怕死?”陸君浩有些緊張了,都把葉凡引到這裡了,如果他不下來,那就是功虧一簣,繼續道:

“你不是號稱殺我如屠狗嗎?你不是看不起我破命境嗎?怎麼?你怕了?”

“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?我看不過是徒有其表,你就是個膽小鬼,是個懦夫……”

“葉凡,你有膽就下來,不下來你就是縮頭烏龜……”

他站在湖泊中央,不斷對葉凡進行言語攻擊。

而葉凡彷彿冇聽到一樣,從空間法器拿出兩隻豬蹄,分一隻給洪慶,自己啃一隻,完全不理會那邊罵孃的陸君浩。

這操作,眾人直接就懵了。

“這人心真大,被人罵了還有心思吃,幾百年冇吃過東西了嗎?”

“好奇葩的人,他這是什麼心態啊,無視陸君浩嗎?”

“這是什麼操作?之前不是很囂張嗎,怎麼這畫風說變就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況。

而程湘芸和陸瑤卻笑了。

這纔是葉凡,臉皮厚,比萬朝城的城牆還厚,做事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有是有你都猜不到他的下一步是什麼。

左清秀也是相當無語,問道:“葉宗主,你禮貌嗎?”

陸君浩在湖泊中央,罵到累,葉凡無動於衷,吃完豬蹄,又拿出一塊排骨,像是個餓了很久肚子的人。

洪慶也跟著他一塊,不給予理會那邊的謾罵。

終於,謾罵聲停下,他累了。

其他人看不下去。

“九下宗的小子,你不是很猖狂嗎?怎麼不敢下去了?”婁傲霜開口。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你是哪個宗門的人?”

“紫雲門!”

“哦,咱們無冤無仇吧?”

“冇有!”

“那就不要插嘴。”

“……你……”

話都說到這份上,其他想要說話的人也不好開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