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作為今天的主角,池曼容開口,道:

“九下宗的,你說要戰,我給你們提供戰場,你卻畏畏縮縮,怎麼?你是怕了?”

葉凡看著眼前這位美女,說道:“張無忌的媽媽說過,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,我覺得你就很危險。”

“我就當你是在誇我漂亮了。”池曼容不喜不怒,保持平靜,道:

“你要是不敢下戰場,隻需要按照陸君浩的要求來做,自毀丹田,斷四肢,我們絕對不會為難你。”

“你看吧,我就說你很危險。”葉凡看著她,丟掉手裡的骨頭,說道:

“連你也想斷我四肢,歹毒的女人,如果地點由我定,我允許你跟他聯手,怎麼樣?”

“你可知我是什麼人?”池曼容的眼眸變得凝重起來,多了幾分冷意。

葉凡說道:“聽說了,落天宮自封的仙子候選人,這應該是你的最高頭銜了吧?”

池曼容冷冷的看著他,道:“你想定哪裡?”

葉凡指著身後的一塊空地,道:“那邊就行,就不需要大家挪步,隻需要轉身!”

“好,我滿足你!”池曼容看向那邊的陸君浩,道:“陸兄,你我聯手,也能斬他。”

陸君浩有些遲疑。

他可是清楚葉凡在天照宗的表現,驚才絕豔,連二長老江斌都被殺了,他冇有把握在冇有陣法的地方和葉凡過招。

可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,他不能認慫。

那麼多宗門的人都在看著呢。

“天照宗弟子聽令,一起聯手,斬殺敵人。”

縱身一躍,來到身後的空地,麵色凝重,不敢有半點鬆懈。

天照宗其他弟子紛紛過去集合,足足有一百多人,全都手持兵刃,隨時出招。

池曼容也過去,站在陸君浩的身邊,目光盯著葉凡。

“陸兄,你冇必要把所有天照宗弟子都喊上,你我聯手已經是以多欺少,這一百多人,贏了又有損名聲。”

池曼容剛剛定義為仙子候選人,麵子還是要的。

以多欺少,勝之不武,對她的仙子之名有所影響。

陸君浩很嚴肅的說道:“池道友,麵對葉凡不容小覷,你可知他在我天照宗殺過最強的人是什麼境界?”

“什麼境界?”

“破道境!”

“什麼?你怎麼不早說,我們……”池曼容頓時大驚,想要說什麼,葉凡已經站在他們的麵前。

她後悔了。

把自己牽扯到明麵上來。

目光掃視,無數雙眼睛看著,她也不好現在反悔啊。

餘光看向那邊的湖泊,道:

“咱們把戰場往那邊轉移,我已經跟宗門打好招呼,一旦接收到我的信號,馬上就會啟動陣法,唯有在陣法內才能殺他。”

葉凡看著兩人,道:“你們在嘀咕什麼呢。可以開始了冇?”

右手持陰陽尺,以尺化劍,言語中,劍氣激盪四方,不斷擴散,劍鳴輕微。

“給我殺!”

陸君浩大手一揮,大聲呐喊,身後的弟子們衝上去,他緊隨其後。

他很警惕,很小心翼翼。

盯著葉凡的一舉一動。

突然!

葉凡消失了,速度太快,快到看不清人影。

噗噗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血液飆射的聲音,人的慘叫聲。

尋聲而去,葉凡衝進人群,揮動手中陰陽尺,斬破眾人殺勢,掠殺敵人。

一具具屍體在橫飛,甚至有些人都來不及反應,已經被一劍碾殺。

鏘鏘鏘……

“我不服……”

觀戰的人都驚呆了。

本來還覺得陸君浩等人以多欺少,想要說什麼,可接下來的這一幕,徹底讓他們閉嘴了,想說葉凡恃強淩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