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曼容等人的臉色稍微好看一些,但還不能鬆懈,依舊嚴峻,至少能活下來。

快速撤退分開!

轟隆隆!

躲避巨劍殺芒,殺芒斬向湖底,直奔千裡。

呯呯呯……

劍芒瘋狂的衝擊陣法,不斷激射出星火,欲要將陣法劈開,最終還是冇能成功。

陣法一出,引起不少人議論。

“冇想到居然要引動望仙壩的陣法,這九下宗的人了不得,他叫什麼來著?”

“葉凡,他是北鬥宗宗主,一身強橫的實力,怪不得能從天照宗全身而退,果然了不得。”

“連望仙壩的陣法都逼出來了,到底是早有預謀還是不得已而為之呢。”

“我看就是早有預謀,還被葉凡察覺,冇看到葉凡一直不願意下去嗎?”

“堂堂六上宗,多人聯手已經有損顏麵了,居然還搞陰謀詭計,簡直丟人丟到家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個陣法的突現。

葉凡並不驚訝,目光掃視,釋放神識,勘察此陣,欲要尋找陣眼,得破陣。

“葉凡,我聽說你也懂陣法,可敢入陣一戰?”

陸君浩大聲呼喊,不斷叫囂。

葉凡在天照宗時,確實用了陰陽八卦陣,不少人都看到。

這一次,他準備充足,隻要葉凡敢入陣,必殺之!

觀察了陣法,神識不斷試探,搖了搖頭,道:

“不對,這還不是此處最強陣法,看來想要逼出最強陣法,得先破這個陣。”

“洪慶!”

“到!”

洪慶來到他的身邊。

“此處有多個重疊陣法,眼前出現的這個不算強,還不足以壓製我,但我有預感,最強那個陣法會壓製到我。”葉凡心中有猜測,十有**,道:

“我教過你陣法原理,凡是陣法,皆需與天地結合,地勢地脈、天象萬物,這些都是天地的自然之物,你修大道之法,修天地之理,雖然不精通陣法,但應該知其理,你我入陣,你以自身道法切斷陣法與天地軌連之道,我以最快的速度破陣。”

洪慶鄭重的點頭。

這屬於一次冒險,裡麵有強大的陣法所在。

葉凡抬頭,看向那邊的陸君浩等人,手持陰陽尺,準備邁出一步,踏入湖中。

“葉宗主,借你一劍!”

突然一個劍匣丟過來。

葉凡定睛看去,是太初宗的洪俊雄,抬手接住劍匣,稍微感應一下,一下子激動了。

趕緊打開!

嗖嗖嗖……

越王八劍,八劍齊集!

八把利劍齊刷刷飛出,懸立在葉凡麵前。

擋住七劍放在劍神塚,冇想到太初宗的人去劍神塚挑戰勝利,取走了七劍,如今八劍齊集。

有了越王八劍,更加有信心。

此乃仙劍,配合真氣才能發揮出更強的作用。

“多謝!”

看著洪俊雄的方向,抱拳感謝。

跨步,走進湖泊中。

八劍圍繞在身邊,劍氣不斷蔓延,劍身不斷嗡鳴。

“洪道友,你這是何意啊?你是要站在九下宗那邊嗎?你這是要自降身份嗎?”一位落天宮弟子發出質問。

洪俊雄瞥了他一眼,道:“自降身份?誰給你的定義?簡直可笑,六上宗就一定比九下宗高尚嗎?就一定比九下宗強嗎?難道你瞎了嗎?剛剛你們所謂的仙子候選人可是被葉凡暴揍,連殺天照宗數人。”

“如果你認為這是自降身份,那是你無知,總把自己標榜的高高在上,實際上,啥也不是,這是一個戰力至上的世界,身份不是權衡地位的唯一標準,拳頭硬纔是真理。”

滿不在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