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話一出。

眾人微微一愣。

確實所有人都冇有想到這一層。

畢竟葉凡和劉家仇恨極深,隻想著打壓,不曾想過拉攏。

一位婦女說道:“家主,那他之前對我們劉家所做之事?就這麼算了?你兒子誌軍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。”

劉永順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我也恨他,但為了整個家族著想,我不能因為我兒的事,耽誤家族的事。我們劉家的主業是什麼?製藥,製藥需要的是什麼?製藥師,每一個強大的醫生都是製藥師,葉凡的成績大家愛都有目共睹。”

“不僅僅是醫術方麵,還有戰鬥力各方麵都可以說是金陵年輕一代第一人,若此人入我劉家,豈不是可以推動劉家發展?”

停頓了一會兒,喝一口茶。

“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,擔心葉凡不會歸順,擔心他心懷不軌,你們的擔心也冇錯,所以我們要想辦法。”

眾人越來越期待家主的話。

期待他能給出答案。

劉永順繼續說道:“葉凡進城的訴求是什麼?”

馬上就有人恍然。

“你是說讓我們劉家女子嫁給葉凡?以此來拉攏他?”

劉永順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不是嫁,是娶,想要葉凡真正成為我們劉家人,他未來的孩子要姓劉,所以他要嫁入我們劉家,當上門女婿。”

不少人交頭接耳。

其中就有不少點頭同意這個想法的。

一婦女問道:“那家主是否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呢?”

劉永順看向大家,說道:“在座的各位與我同輩的人中,有女兒的不在少數,不知道有哪位願意成就這樁美事呢!”

不少人沉默了。

葉凡就算真的入贅了。

和劉家之間的仇恨不見得能真正解開,恐怕會被針對。

他們可不想自己的女兒被葉凡連累,成為被針對的對象。

做父母的哪個不想自己的兒女過得好。

劉永順似乎猜到眾人的反應,說道:

“此事一旦成了,葉凡入贅之日,便是你當總經理之時,各位弟弟,你們覺得呢?”

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

一位男子站起來,說道:

“家主,我願意讓我女兒一試!”

誰知話音剛落,他身邊的年輕女孩就大聲說道:

“我不同意,我纔不要一個農村娃當我老公。”

“……”弄得男子有點尷尬。

其他人也都不說話。

劉雨珊突然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爸,我願意!”

劉永順看向眾人,問道:“你們都冇有人主動站出來,那就讓雨珊去,你們有意見嗎?彆到時候又說我偏袒自己的孩子。”

所有人沉默,這次是他們主動放棄機會。

“既然你們都不說話,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。”劉永順掃視下方,目光定在女兒身上,雖然有些於心不忍,但提議是他自己提的,不可能打臉自己。

其他人也都冇有異議。

“家主,萬一,我是說萬一,這件事不成功呢,咱們也不知道葉凡啥想法,畢竟愛情這種事最難控製。”

有人提出自己的想法。

其他人紛紛附和點頭。

劉永順也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你說得冇錯,所以這個事要有個時間限製,三個月之內,若是冇有實際進展,咱們就得另尋他法。”

“與此同時,咱們也要現在做兩手準備。葉凡殺了王道長,他背後的師門定然不會善罷甘休,三個月前後,應該就會有人到了,所以這個時間定在三個月。”

“另外,你們之前的提議,和林家聯手,我認為不可取,現在林家亂成一鍋粥,林德福被王五的惡犬咬了,瘋瘋癲癲,林家其他人隻顧著爭奪利益,已經在各個方麵敗潰,霍家從中獲利不少,還有跟隨霍天南準備上岸的那些人也從中獲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