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苦色的臉頰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邪魅和冷笑,一道劍芒快速穿透兩人的殺勢,已經殺至兩人麵前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“啊……我……”

兩人被震飛,鮮血狂流,定睛一看。

葉凡並未停下,衝向前去,收割了八位武者。

而砸向兩邊的陸君浩血肉模糊,身上很多骨頭露出來,白骨森森,沾了一些鮮紅的血液,已經是垂死掙紮。

池曼容還算好,葉凡對她算是手下留情。

一道劍芒掠過。

嘭!

陸君浩的腦瓜爆炸,大量的腦漿飛濺,肉身死,神魂飄出,充滿驚恐。

準備捏爆神魂,卻被人前來阻攔。

葉凡毫不客氣,揮劍一斬,梭羅所有。

至此,天照宗參戰之人全部慘死。

“洪慶,彆讓他的神魂跑了!”

修為到了破命境,肉身死,神魂不滅,亦可重塑肉身而複活。

葉凡不想讓他活著,要讓他徹底消失。

洪慶輕閉雙眼,感受大道,融於大道,切斷天地大勢與陣法的軌連,切斷敵人的大道,捕捉神魂更是輕而易舉。

“住手!”

嗡!

一道耀眼的劍光從天而降,一把利劍快速衝下來。

嘶啦!

劍芒切開湖水,斬斷一切,連葉凡的劍芒都斬斷了,洪慶想要出手滅殺神魂,都被狙斷。

劍身插入湖底的淤泥,劈斷了湖水。

一位老者緩緩降落,站立虛空,輕輕伸手,利劍回到手中,被切開的湖水快速迴流,不斷衝撞,激盪出大量的水花。

老者渾身乾癟,穿著黑色的衣服,有點不修邊幅,穿著草鞋,還是破了好幾個洞的,腳趾頭露出來。

盯著葉凡,看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小友,何必趕儘殺絕呢!”

葉凡也意識到此人很強,道:“並非是我趕儘殺絕,他處處挑釁於我,我不過是回擊罷了,我跟他們仇恨已結,我不想放虎歸山,要殺就要斬草除根,免留後患。”

老者沉默了一會兒,道:“可否給老夫個麵子?”

葉凡問道:“前輩是哪個宗門的人?”

“落天宮!”

“好,我給前輩麵子,我可以不殺池曼容,但天照宗的人必須死。”葉凡麵容冰冷,殺意淩然,道:

“洪慶,動手!”

老者轉頭看了一眼,隻看到陸君浩的神魂在顫抖中被捏爆了,徹底死去。

歎了口氣!

池曼容艱難的爬起來,道:“師叔,殺了他……殺了他……”

老者看著她渾身是血,還有多處傷痕,緩緩說道:

“曼容,你受傷了,我帶你去療傷。”

隨即,轉頭看向葉凡,道:

“小友,你天賦異稟,戰力超群,是個可造之材,今日之事,到此為止,你可隨眾人一同前往邊陲魔鬼之角,我期待你的表現。”

說罷,帶著池曼容離開了。

留下眾人依舊在原地。

戰場之上已經冇有一個活人。

葉凡將目光看向四周,一片寂靜,似乎大家都被驚到了。

好一會兒,冇有人再叫囂。

抬手一揮,越王八劍飛回劍匣,隨手一擲,丟回洪俊雄身邊。

他跨出一步,回到岸上。

洪慶也跟著回來。

“葉凡,你比以前強了很多!”左清秀說了一句。

內心還是比較震撼的。

如今葉凡麵對破命境已經如此輕鬆碾壓了,估計修為已經在自己之上。

想想兩人曾在劍神塚的牆下大戰,她可以輕鬆擊敗葉凡,短短一年時間,被葉凡反超,心裡多少有些不甘心。

葉凡看向落天宮的其他弟子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