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他們看到葉凡時,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殺意將這裡徹底鋪蓋,咬牙切齒。

“諸位,稍安勿躁!”

池陽波出現了,麵帶微笑,道:

“此地非戰爭之地,你們有什麼恩怨,去凶地解決。”

天照宗這些人從葉凡等人麵前走過,餘光都看了一眼葉凡,目光中帶著濃烈的殺意,恨不得馬上將葉凡活吞。

“小子,有種你就來凶地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!”

葉凡絲毫不懼,道:“上一次這麼說的人是你們天照宗的陸君浩,他已經死了,你們應該也收到訊息了吧?”

“哼!”

一聲冷哼,離去。

葉凡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道:

“看來事情比我們想象的要複雜得多,天照宗來這麼多人,而且連長老都來了,總感覺有大事要發生。”

“前輩,他們怎麼能來這麼多人啊?”

葉凡有些不解,總感覺要有大事發生,而自己並不知道。

池陽波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若想,你也可以帶著你宗門之人過來。”

說完走來。

葉凡幾人朝著凶地的方向走去,速度不快。

一路上遇到不少落天宮的人,雖然目光不是很友好,但並未動手。

路遇一個小鎮。

“咱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!”

小鎮比較平和,屬於落天宮的地盤,也冇人敢惹事。

點了些下酒菜,四人圍桌而坐,閒聊著。

吃飽飯足。

葉凡來到屋頂,看著月光,陷入了深思。

最近發生了不少怪事,總覺得哪兒不對勁。

程湘芸來到他的身邊,坐在邊上,看著天空繁星,皓月當空,道:

“你在想什麼呢,一動不動的。”

葉凡說道:“落天宮突然開放這個凶地,我覺得不太對勁,天照宗連長老都出動了,還有寧舊澗澗主突然禪位,難道是跟新世界有關?”

他想不明白。

但或許是這個世界最上麵的人發現了什麼重大的線索。

奈何如今北鬥宗的綜合實力還不算太強,而自己又勢單力薄,實在難以行動。

如今北鬥宗諸人正在閉關,這一次閉關出來,不知綜合實力能提升到什麼樣的層次,希望能更強。

“你在崑崙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?”

程湘芸搖了搖頭,道:“我剛去不久,屬於比較外圍的弟子,內部的情報基本無法知曉,而且我出來很久了,對宗門之事也不是很瞭解。”

想不通!

兩人坐在屋頂上,月光映照,將影子拉得很長。

從遠處看,看不清麵容,隻看到輪廓,像是兩個戀人。

他們聊了很多。

淩晨時分。

他們回房睡覺。

邊陲魔鬼之角是在落天宮的一處邊界之地,相對較遠。

葉凡等人也不著急,走走停停。

終於在第四天,來到入口!

入口處是一片石林加上樹林,有些詭異,有些瘴氣橫生,前方有一個石門,還有一個禁忌陣法。

“這個石門是落天宮弄上去的,以前這附近還有很多陣法,看來是已經收起來了,徹底開放了。”

程湘芸以前曾來過這大凶之地,有些印象。

“如果以前一直有人駐守,那當初九下宗那些人是怎麼進來的?”葉凡疑惑詢問。

當初他讓嘉景宗前來這邊取凶劍,範源騙了大量九下宗弟子前來,損失慘重,十分慘烈,九下宗的覆滅,他有很大的功勞。

程湘芸說道:“入口有不少,這個大凶之地雖說是在落天宮境內,一直被認為是落天宮的,但其實也冇有管理得那麼嚴,特彆是對六上宗以下的宗門,基本上是不設限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