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六上宗以下的宗門不設限?為什麼?”葉凡不解。

“我聽神龍組的強者說過,好像是為了鼓勵下麵宗門的進來冒險,培養更多的強者,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“落天宮有這麼大的胸懷?還真是難得,格局很大嘛!”葉凡有些詫異。

程湘芸說道:“這不是落天宮定的,是三仙門要求。”

“額……看來掌管整個華夏武道世界的還得是三仙門,設下的規定,無人敢不從。”

“那是必須的,不然一旦有人去告狀,查實,可是要受到重罰的。”

“還能去告狀?去哪裡告狀啊?”

“天之涯!那是三仙門共同經營的一個能讓下麵武者們接觸到的口子,如果有人違反三仙門定下的規定,可從天之涯呈遞上去,會有人查實。”

“哦豁,還有這樣的啊,冇想到神秘的三仙門還挺親民的嘛。”

葉凡已經在這門口轉了半天,就是不進去,不斷檢查,觀看這裡的地勢地脈,縱觀八方,橫看四海。

“葉宗主,你乾嘛呢?”陸瑤忍不住問道。

葉凡站在樹梢之上,環顧四周,道:

“這裡有很多陣法,我相信其他出入口也會有,我想要破壞這些陣法。”

“為什麼?人家陣法有冇有影響到咱們。”

“現在是冇影響,那是因為他們想讓咱們進去探險,一旦出來,帶著修煉資源出來,那就不一樣了,這些可是會要咱們的命。”

“額……是不是多慮了。”

“陸瑤,人心險惡啊,咱們不得不防!”

說著,腳下出現了陰陽八卦圖,身影快速遊走,雙手不斷結印,出現一個個封印,垂落下金色的光暈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人影出來,縱身一躍,來到葉凡幾人麵前,道:

“你這是做什麼?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落天宮文永元,在此鎮守凶地入口,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會影響到這裡潛伏的陣法。”

“我知道啊,我就是要毀掉這裡的陣法!”

“你……誰給你的權力,這是我落天宮的陣法,你這麼做是要與我落天宮為敵,你是哪個宗門的?”

“我們早就是敵人了,你在這裡待太久,訊息有點閉塞,你可以出去打聽一下,我叫葉凡,來自北鬥宗,你隻是個地仙境,你若當冇看見,我不會殺你,可你要是阻止,我彈指便可滅殺你。”

文永元麵色凝重,確實能夠感受到對方強大的氣勢,同時微微一驚,打量著他,道:

“你就是葉凡?”

“喲,你聽說過我?”

“剛剛聽說,你隨意!”

他轉身走了。

前不久,落天宮大批弟子進去兄弟,特意給他交代,遇到一個叫葉凡的人,能避則避,無論他做什麼都不要阻止。

是他的一個好友相告的。

葉凡冇有客氣,以陣法和封印為基點,將這裡的地勢地脈進行波動,致使之前存在的封印和陣法不斷遭到破壞。

地表、地下、巨石、叢林不斷出現爆炸。

冇多久,這裡已經滿目瘡痍,坑坑窪窪一大片,一片狼藉。

“洪慶,你聯絡一下五叔,誰出關了,過來這邊曆練;還有聯絡一下嘉景宗範源,他答應我的事還未完成,就說我在這邊等他。”

“好!”

洪慶馬上用傳訊符,傳遞訊息。

葉凡繼續破壞這裡的陣法,封印,地勢地貌。

良久之後。

徹底摧毀。

遠方的文永元看到這一切,內心還是比較震撼的,此人居然能改變地勢地脈,術法造詣極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