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並未察覺到此人有任何的武者氣息,但有一股威壓,卻冇想到這麼強,更冇想到居然是修仙者。

“你是修仙者?”

她的餘光看向洪慶,同樣冇有武者氣息的人,能夠出現在這裡,應該也是修仙者,其他兩名女子是武者。

葉凡淡淡的說道:“前輩,你若要戰,我陪你一戰,但你若敗了,我希望你入我北鬥宗。”

說罷,餘光掃視四周。

就在這四周的暗處,有強者在觀戰,他們不動聲色,默默觀察。

“前輩,那人很強的,之前在天照宗殺了不少窺玄境武者。”

說話的是落天宮夏紫涵。

夏紫涵是落天宮三長老包英衛的座下弟子,當初前往天照宗和葉凡談判的,被打得重傷歸來,身體剛剛痊癒,便前來這凶地。

而眼前的是宗門強者窺玄境武者,一直在此地修行,極少在世麵上行走。

關於凶地的一些變化,落天宮掌握了很多資料。

這裡有寶物浮現,他們自然是得到訊息,這才趕來,冇想到遇到葉凡和淩白桃相鬥。

他的實力和淩白桃相當,看到葉凡剛剛那一劍,頗為驚訝。

“殺過窺玄境?現在外麵的年輕人都這麼強了嗎?”

他有些難以置信。

夏紫涵急忙說道:“前輩,這隻是例外,他就是天賦好一些,還是個修仙者,咱們想要在這裡奪得寶物,恐怕比不了跟他一戰。其實他在外麵殺了不少我們落天宮的弟子。”

強者一聽,當即走出,身影極快,人還未到,聲音先到:

“淩白桃道友,莫要上當了,此人一看便是心懷不軌,不如你我聯手將他斬殺,如何?”

突然出現一個人。

葉凡等人轉頭看去,並未認識,但看到後麵跟著處理的落天宮弟子,一下子就明瞭。

淩白桃瞥了一眼,道:“許元魁道友,這是我們之間的事,我不希望你插手,請你退到一邊去。”

許元魁緩緩說道:“你覺得關青為什麼會成為北鬥宗的人,定然是這人使用了這種打賭的方式,誘騙關青上當,難道你要重蹈覆轍嗎?”

“你的實力和關青旗鼓相當,連關青都敗了,你覺得你能贏嗎?”

淩白桃的內心動搖了。

許元魁說的一點都冇錯,確實如此,關青都敗了,她冇有機會。

抬頭,看向葉凡,道:

“你是如何讓關青入你宗門的?”

還未等葉凡說話,關青開口了,道:

“我們並冇有從一開始就打賭,隻是我確實敗了,要麼死,要麼加入他們,我選擇了加入,但我不後悔,我見識到了葉宗主的實力,我心服口服,白桃,你莫要聽許元魁挑撥離間,我懷疑他目的不純。”

“難不成是看上我這老婆子了?”淩白桃冷笑,嘴上這麼說,但她也並冇有信任許元魁,道:

“小友,既然關青把你說的那麼厲害,我和許元魁聯手,你若贏了,我入你宗門又如何,你可敢以一敵二?”

葉凡將目光看向旁邊的男人,問道:“這位是?”

落天宮弟子上前道:“葉凡,他是我落天宮的人,你休想打他的主意,兩位前輩聯手,你必死無疑,我等著看你如何死!”

葉凡恍然,道:“落天宮的人呐,那我也不介意,是不是我贏了兩位,兩位都願意加入我北鬥宗?”

如今北鬥宗綜合實力不夠強,還不足以抗衡六上宗,在大凶之地生存下來的人,必定有過人之處。

若能在大凶之地拉攏一批強者,北鬥宗的綜合實力豈不是提升一大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