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元魁眯著眼睛,盯著他,道:

“年輕人有傲氣,我們在凶地存活下來那麼久,不是在虛度光陰,小小年紀,口氣倒是不小,你若真能贏我,我入你宗門又如何,來吧!”

葉凡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,道:

“嘿嘿,我喜歡,你們兩人,我都要了!”

能在凶地活下來這麼長時間,定然是有過人之處的。

許元魁和淩白桃都在這裡呆了幾百年,目標是尋找機會取凶劍,爭得進入新世界的名額,外麵可有不少人都在覬覦這把凶劍,隻是一直還未有人能成功得到。

強者如林的凶地依舊接連失敗。

“年輕人,休要口出狂言。”許元魁盯著他,眼眸中逐漸冒出殺意,取出一把長刀,暗黑色,表麵似乎有流動的古老銘文,散發出一股古樸的氣息。

葉凡都有些看直了眼,此刀絕非凡品,問道:

“他手裡那把刀……?”

旁邊的關青急忙解釋道:“此刀名為八荒刀,相傳是冥古時期一位戰神的兵刃,他是在這個凶地得到的,當時好多人都在爭搶,最終是落天宮一百八十多位強者同時出動,壓住諸多爭奪者。”

“那他帶在身上,就不怕被搶嗎?”葉凡想要,如果此人不歸順北鬥宗,那就奪了此刀。

關青說道:“確實會有這個危險,但他一般不單獨行動,他的背後肯定還會有人,而且他身上有直接聯絡外麵的法寶,你有冇有發現,進入凶地之後,所有的傳訊之法都失效了。”

“確實!”葉凡恍然,點了點頭。

他身上的傳訊符失效了,但許元魁身上還有可以聯絡外界的法寶,肯定很特殊。

“你們讓開點,我來戰他們!”

話畢,一股磅礴之氣升騰而起,劍氣縱橫四方。

“聽說你殺了我落天宮不少人,今日我便讓你知道八荒刀的威力。”

許元魁揮動八荒刀,一股霸道的刀氣撕裂,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被瘋狂擠壓,刀威浩蕩,擴散四方,不斷震懾。

落天宮的弟子們紛紛後退,同時滿臉期待的盯著這場戰鬥。

與此同時。

淩白桃也揮劍殺來,她的劍勢淩厲,劃破長空,奔襲而來。

“殺!”

一刀一劍,同時殺來,刀威霸道,劍芒淩厲,兩人聯手似有橫推一切的大勢,殺勢奔騰欲要摧毀前方。

葉凡麵色平靜,冇有多餘的話語,手中利劍顫動,嗡嗡的劍鳴之音傳盪出來,劍氣浩蕩,掠過四周。

一道淩厲的劍芒直逼寰宇,耀眼的劍光照耀方圓十公裡。

“一劍斷山河!”

劍芒斬落,斬破長空,斬向前方,直指兩人,劍勢之強欲要斬斷前方穿山大河,即使是十萬大山、萬裡黃河也要被這一劍斬斷。

劍芒之淩厲、斬儘一切阻礙。

周圍的大道都在共鳴,天地之力都被牽動。

嘭!

葉凡的腳一跺,以自身為中心,一個場域出現,瞬間鋪蓋,將兩位敵人囊括進來,低沉大喝道:

“萬千大道,擇其二,斷!”

就在話音剛落的那一瞬間。

淩白桃和許元魁的刀威劍勢瞬間減弱,甚至感覺到力不從心,他們的心神一下子就慌了。

生死之戰,分秒都能置人於死地。

鏘鏘鏘……

斬斷山河之劍直接破了兩人的劍勢與刀勢,擊碎刀劍殺芒。

“啊……”

噗……

兩聲慘叫,一道血崩的聲音。

兩人橫飛,鮮血濺起,一道血口在身上,不斷流血。

“怎麼回事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