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殺你,我要這八荒刀有何用!”昏沉的天空,好像霧霾很重的樣子。

可視度不高,兩人的戰鬥產生的星火就顯得格外顯眼。

許元魁的節節敗退,令無數觀戰的人唏噓。

“這……這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能將許元魁逼到這地步。”

“不知道啊,從未見過,不過最近幾天有不少外來者,說是六上宗比較傑出的一輩年輕人,他估計是六上宗裡少有的天才弟子吧。”

“此人乃是修仙者,劍法非常淩厲、也很玄妙,之前有一招我就冇看懂,他應對許元魁和淩白桃很淡定,應該還有更強的殺招未使出。”

“六上宗有修仙者的不多,紫雲門算一個,太初宗也有,琉璃穀好像也有,此人會是哪個宗門的人呢?”

“……不清楚,但此人未來必定會成為一大戰力,這次來這兒,估計也是被宗門派過來曆練的吧,肯定會有絕世強者在暗中保護。”

“不錯,天賦這麼好的弟子,萬一折了,豈不虧大了,肯定會有絕世強者保護的,咱們還是不要參與比較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並不是所有的誤會都是壞的。

這裡深淵之下有寶物浮現,不少人聞訊趕來,遇到這裡的戰鬥,便停下觀戰。

看到葉凡的手段,實力,確實被震驚到。

他們便開始猜測葉凡的身份。

他們大多數都是常年遊走在各個凶地,基本很少打聽外麵發生的事,對於他們來說,凶地纔是他們應該生活的地方。

有機遇,有凶險,武者的變強之路本該如此!

自然也是不曾聽過葉凡的名字。

看這場戰鬥都能看得人熱血沸騰。

也有人麵露擔憂之色。

關青便是其中之一,道:

“咱們宗主到底多強,這許元魁可是窺玄境中期,他燃燒神魂之力,注入八荒刀,實力的提升可不是一點點,極有可能擁有接近破道境的戰力,會不會有危險啊?”

陸瑤也有些擔心,麵色有幾分緊張。

程湘芸卻很平靜,但目光並未離開過葉凡一分,道:

“葉凡曾經在天照宗殺過破道境,應該不會有問題的。”

她其實也有點擔心。

但葉凡自從天照宗出來之後,似乎又變強了。

每一次生死之戰都會有所感悟,修為都會得到提升。

現在許元魁很強,如果是自己,絕對扛不住,但她相信葉凡一定可以抗住。

眼看著八荒刀帶著滾滾殺意殺向葉凡,周圍的天地似乎崩塌,腳下大地直接塌陷。

這一股殺勢不可謂不強。

葉凡站在原地,輕閉雙眼,感受著周圍的一切,手持陰陽尺,以尺化劍,嘴巴微微蠕動,說著晦澀的語言。

那種古老的話語,相隨著的是古老的氣息溢位。

嗡!

陰陽尺發出劍鳴,古老的劍意散開。

那一股劍氣變得越發古樸、劍意似乎從遠古時期穿越而來,葉凡也像是從很久以前的時期跨越時間長河來到這裡。

睜開眼眸!

一劍斬去!

冇有花俏的技巧,直斬過去,卻帶著毀滅性的氣息,似乎在橫推一切,斬滅所有。

神魂注入的八荒刀確實很強,卻在遇到這一劍時,刀勢瞬間破了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……”

鏘鏘鏘……

呯!

手中的八荒刀被擊飛,脫落到其他地方。

許元魁驚恐,看著身上的長長血口,身體幾乎被切開,肉身接近被毀,已經無力再戰。

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宛若從古時期穿越而來的年輕人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麼神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