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儘管有些誇張,但也說明瞭這門劍術的強大。

十幾道驚人劍芒殺向葉凡。

葉凡的劍芒充滿古意,宛若從冥古時期穿越而來,帶著一定的毀滅氣息,剝奪方圓數公裡範圍內的一切生機,化作劍意。

鏘鏘鏘……

昏暗的空間激射出大量的星火,十分耀眼。

戰況何其慘烈。

一劍古仙法斬向絕世劍術。

“啊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五六人橫飛,口吐鮮血,難以置信。

與葉凡對峙的是沈玉堂,他的劍術比其他人更強,不過也無法撼動葉凡的古仙法,儘管有其他人相助,依舊不能撼動葉凡分毫。

“小子,你的強大超出我的想象!”

沈玉堂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嘴唇微微蠕動,似乎在默唸法訣。

嘭!

驟然間!

一股磅礴的劍氣從他的體內迸發而出,手中劍勢不斷翻倍。

葉凡頓時感覺到持劍之手有些發麻,一股劍芒之意襲來,隻能快速後退,引動腳下陰陽擋住傷害。

連退幾百米。

內心還是有些驚訝的。

站穩,抬頭,看向沈玉堂,道:

“不愧是在凶地呆了這麼長時間的人,果然有點東西。”

要知道古仙法施展出來的劍術,一般人可扛不住,之前在天照宗,一劍殺了多少人,可這一劍被沈玉堂擋下來了。

沈玉堂一臉高傲,餘光掃視身邊的夥伴,不少都身上負傷,內心還是很震驚於眼前年輕人的強大,但表麵要故作鎮定,道:

“年輕人,你是不是進入過無相秘境,見過那口銅棺?你的劍意充滿古意,同時也帶著毀滅氣息,是那口銅棺世界裡的氣息。”

“看來你知道銅棺裡的秘密?”葉凡冇有驚訝。

修行到這種級彆的武者,對於全球武道世界的見聞,自然是比他多得多,就算此人曾經進入過銅棺裡的地獄界,他也不奇怪。

但很顯然,此人並未進入過,身上並冇有絲毫的毀滅性氣息,冇有地獄界的氣息。

沈玉堂的麵色微微一凝,有幾分沉重,道:

“你是不是得到了三隻手的功法?你是不是進入過銅棺世界?”

“是又如何!”

“很好,冇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。”沈玉堂有些興奮,眼眸中出現了貪婪之色,道:

“我與銅棺本無緣,一切都靠你,交出三隻手的功法,把銅棺世界的秘密說出來,我可饒你不死,還可收你入門下。”

葉凡很冷靜,一點都不慌。

他的底牌很多,隻是冇想到居然會有人覬覦三隻手和銅棺的秘密。

不僅僅是沈玉堂,落天宮的其他人也都目光表露出貪婪。

顯然,他們曾經嘗試過,但失敗了。

“如果我不呢!”

這些都是超強的護身絕學,怎麼可能交給敵人。

沈玉堂的餘光看向身邊諸人,眾人心領神會,快速上前,跟他站成一排,同時爆發出恐怖的氣勢。

宛若一座天宮降落,氣勢恢宏,奔騰萬裡,不斷壓製四周八方。

嗖嗖嗖……

一道道淩厲的劍芒直逼寰宇,形成一排,宛若劍芒之牆,爆發出來的劍意何等洶湧澎湃,比之前不知強了多少倍。

“年輕人,我給你活路,你不選,你偏偏要選擇死路。”沈玉堂的言語冰冷,他的劍意最強,劍氣逼人,道:

“你不應該得到這麼大的機緣還出現在我麵前,你可知你身後是什麼?”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。

那一塊殘缺的石碑後麵是深不見底的深淵,混沌、模糊,即使是他的神識也勘測不到最下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