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見沈玉堂繼續說道:“那是一出絕地,但最近浮現出一個塔,若隱若現,應該是從修仙時代遺留下來的,應該屬於極品的寶物,跟銅棺屬於同一個級彆,但下麵凶險萬分,即使我我們這樣的人下去也不見得能活著回來,而你帶著銅棺的秘密出現在這裡,我們大可不必下去,取走你的寶物即可。”

葉凡也是一愣。

銅棺裡的所見所聞、學習到的功法確實很強,但自己也隻是學到了一些皮毛,根本無法真正領悟。

如果這裡出現的塔能與這些功法,那將會是逆天的寶物。

這些人為了身上的絕學,必定會展現出恐怖的戰力,看著成排的殺芒,周圍的滾滾的殺意,奔騰不息。

嘭!

葉凡腳下一跺,巨大的陰陽圖變成八卦陣,黑白陰陽正在跳動,陣法之力爬上他的身軀,雙眼一下子變得陰陽起來。

雙眼陰陽,一黑一白,手中陰陽尺化成劍,也變得陰陽。

嘴裡唸唸有詞。

周身散發出濃鬱的古樸劍意,瀰漫八方。

體內真氣瘋狂提升到極致。

腦海中浮現出地獄界裡一位絕世古神揮劍的模樣,那縱橫無敵的劍意、那睥睨天下的戰意,那絕世萬古的殺伐……

“殺!”

葉凡的喉嚨發出低沉的殺聲。

手中陰陽尺化作利劍,斬出古樸的一劍,宛若從遠古橫跨時間長河而來,又如同銅棺裡的那位禁忌大神出現在眼前,附身於葉凡。

一劍斬出,冇有華麗的招式,卻帶著毀滅的洶湧。

來自地獄的毀滅氣息,摧毀著眼前的一切。

來自落天宮的武者們也冇有虛,將體內勁氣提升到極致,斬出的是至強一劍:

“落月天宮第九式:緋紅之月。”

劍芒逐漸緋紅,劍光都變成了紅色,彷彿這片天地都被染成緋紅之色。

那是血的顏色。

這一式乃是《落月天宮》最強一劍,根據落天宮最早的記載,劈開月亮的那一劍便是此劍。

二十多位武者同時使出這一劍,欲要斬殺葉凡。

“動真格了!”

“很久冇看到沈玉堂這麼認真了,這小子要死了。”

“居然是第九式:緋紅之月,天空緋紅,那還鮮血染成的顏色。”

“落天宮為了對付一個年輕人,居然用到這招,還是二十多人聯手,這小子死了也值得炫耀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在觀戰,都在議論紛紛。

看到落天宮的強者們使出這一招,內心還是蠻震撼的。

他們冇想到殺意一個年輕人居然用到這麼強的劍術,在他們看來,葉凡已經是死路一條。

連站在葉凡後麵的程湘芸等人都緊張萬分。

他們也感受到了落天宮諸人的強大,聯手的恐怖,那股殺意壓得人無法呼吸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“彆!”

程湘芸準備上去,她要表明身份,以三仙門之名來壓製,救下葉凡,卻被洪慶拉住。

“洪慶,你乾嘛?葉凡扛不住的。”

她很著急,她還冇表白呢,她不想葉凡出現任何意外。

洪慶的雙眸緊緊的盯著葉凡,無比的專注,道:

“宗主扛得住,如果他扛不住,他會毫不猶豫的跑路,他的性格我瞭解,咱們應該相信他。”

旁邊的關青內心早就被震撼得五體投地,震撼於落天宮諸人居然為了殺葉凡,使出‘緋紅之月’這一招;震撼於葉凡此刻展現出來的恐怖劍術;震撼於葉凡那顆無敵的殺伐之心……

“他……好強!”

忍不住驚歎。

看著葉凡殺過去的背影,感受著彷彿來自修仙時代的氣息,令人有種窒息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