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時遲,來時快!

古老的利劍和緋紅的殺劍終於相遇。

鏘鏘鏘……

古樸的劍芒撕裂,撕開緋紅的天空,強勢壓製過去,撕碎,彷彿古之大神襲來。

“什麼?他……他是從遠古而來的老怪物……”

緋紅的天空被撕裂,似乎有人看到葉凡已不是葉凡,而是來自遠古的禁忌大神,一身古老的狂意在暴怒。

帶著毀滅的氣息在摧殘眼前一切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……地獄的氣息……毀滅…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驚恐、絕望、不可思議……

一劍斬滅,神魂都被滅了,徹底死去,再也無法複活。

沈玉堂也是震驚不已,拚命的抵抗這古老的一劍,非常吃力,冇想到居然對方這麼強,這劍意如此古樸。

他彷彿看到了遠古大神穿越而來,此人並不是剛纔的年輕人,而是飽含無儘歲月的老怪物、老古董……

“毀滅氣息……銅棺裡的氣息、宛若地獄使者……你在銅棺內究竟得到了什麼……噗……”

他忍不住了。

嘴角溢血,但他依舊在強撐。

‘緋紅之月’乃是至強劍術,先祖古籍記載,這一劍可劈開皓月,隻是他們並未達到那種程度。

麵對葉凡的古仙法,已經撐不住。

“再給我百年,修煉此招,定能抗住!”

他忍不住的說了一句,隨即發出一聲慘叫,整個人橫飛向遠方,手中利劍擋在身前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。

若非如此,他的身軀會被利劍斬滅,神魂甚至都有可能被滅。

冇有了他的支撐,其他人顯得弱了很多。

“不……”

一片慘叫,幾乎所有的人都橫飛。

肉身被毀,神魂危矣!

咻!

一道光影衝向天際,隨即一道強大的刀芒奔襲而來,帶著一定的古意。

熟悉的刀意!

直斬葉凡,十分霸道,速度極快。

“八荒刀?”

葉凡感覺到了一股壓力,八荒刀被人取走,此刻斬下來。

他不敢硬抗。

其實他麵對沈玉堂等人的‘緋紅之月’時已經冇有保留餘力,再遇到這一刀,他怕自己扛不住。

猛然後退。

十幾道神魂得以逃脫,估計對葉凡已經產生莫大的陰影。

看向天際,一道麗影忽然而至,站在落天宮諸人神魂身邊,手持八荒刀。

是一名女子,中年模樣,整個人散發出極其狂霸的氣息,眸光冰冷,掃視飄蕩的神魂,重傷的落天宮之人。

取出一個法器,神魂們快速進去。

最後,她的目光看向葉凡,緩緩說道:

“修仙強者,你的古劍法很強大,帶著一定的毀滅性,這應該是三口棺材中的銅棺,那是地獄界的氣息,冇想到你居然得到了他的認可,但並不代表你可以與我落天宮為敵。”

話畢!

直接斬來一刀,刀威震震、周圍的空間都被劈開,滾滾雷霆的刀芒殺來,地表在不斷的撕裂。

葉凡之前那招消耗太多真氣,目前尚未恢複,此人可比沈玉堂還要強,這一刀的威力不可謂不強。

當所有人都還震驚在葉凡一劍破‘緋紅之月’時,此女子的到來,再次震撼了諸人。

“六上宗第一刀客虞未央,她居然來了……”

“好恐怖的年輕人,之前我覺得他不配擁有名字的配角,現在我想知道他叫什麼!”

“葉凡,好像叫葉凡,好強的一劍,居然以一劍之力破了沈玉堂等人聯手殺出的緋紅之月,銅棺的秘密果然強大。”

“銅棺的秘密,我們是不是也要出手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