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音剛落。

嗖嗖嗖……

出現七八道身影,站在老婦身邊,目光盯著葉凡等人。

嗖……

還有身影不斷加入。

關青一下子愣住了,關於無相秘境那三口棺材的事,他們這種級彆的人都知道,也有不少人嘗試過,窺視棺材裡麵的秘密,但都失敗了,甚至還有不少人被屍體前輩所殺,無數次的铩羽而歸,讓他們逐漸斷了念想,轉移尋找其他同等級彆的寶物。

今日葉凡的出現,表露出來的強大,讓他們那顆隱藏的心造次躁動起來。

看著越來越多人站出來,想要奪取葉凡身上的秘密,關青不知說什麼。

“你們要乾什麼?你們可知我來自哪裡……”

“湘芸……”

“我來自三仙門之一的崑崙。”程湘芸亮出身份,這麼多的強者朝著他們而來,那貪婪的目光恨不得將他們生吞。

必須亮出身份才能保住所有人,這些人至少會忌憚三仙門。

葉凡想要阻止她,但她並未理會,還是說出來了。

本以為這些人會忌憚,冇想到老婦卻說道:

“小姑娘,冒充三仙門弟子可是大罪,你在這兒扯下三仙門,更是重罪,今日,你們必須死,必須交出銅棺的秘密。”

陸瑤馬上說道:“我們真的是崑崙的人,不信你們可以去查,我叫陸瑤,她叫程湘芸。”

崑崙,三仙門之一。

那是個神秘的地方,至高無上的存在,六上宗都忌憚的存在。

如果不是葉凡危在旦夕,程湘芸也不會搬出三仙門來鎮壓。

崑崙之名一出,原本蠢蠢欲動的人有些愣住了,但大部分人表示不相信他們真的是來自崑崙的人。

老婦駱香蓮就不信,第一個質疑。

“彆聽他們胡說,他們不是崑崙的人。”落天宮一位弟子大聲說著,“葉凡是北鬥宗宗主,北鬥宗就是六上宗之下,九下宗的一個宗門,根本就不值一提,他們不是三仙門的人,彆被他們騙了。”

一位中年男子手持長刀,冷哼一聲,道:

“小子,冒充三仙門已是死罪,今日我們就替三仙門殺了你們,還說的有模有樣,以為我們會上當嗎?”

說著就要殺上來。

“我有證據!”程湘芸急忙擺手。

一聽到證據,中年男子馬上停下來,他可不敢得罪三仙門。

程湘芸將目光看向四周,她知道暗處有很多人在窺視,暗中留意這場戰鬥,喊道:

“可有神龍組成員在這裡,請現身!”

冇有反應!

也冇有人站出來。

“我原先乃是神龍組成員,身居江鎮,鎮守一方,也算是對神龍組有功之人,如果你們不願意出來幫我作證,那你們就妄為執法者,你們僅存的良知呢!”

終於有人站出來了。

一位白髮中年男子緩緩走出,身邊跟著五六個年輕人,隻是模樣年輕而已,實際年齡估計已經幾百歲了。

“白虹雪前輩,你還記得我嗎?”

程湘芸一眼就認出這一頭白髮的中年男子,有些激動。

白虹雪猶豫了一會兒,似乎在思索,但終究還是冇能記起來,問道:

“你是?我們見過?”

程湘芸急忙說道:“八年前,長白山,倒洪大會,那一片雪地上,您還親自指導過我的劍術,我叫程湘芸,您還記得我嗎?”

白髮中年男子恍然,道:“是你啊?小姑娘長大了,也變強了,可我記得你是我神龍組的人,你怎麼說是崑崙的人呢?”

“前輩常年在外,不插手世麵之事,有所不知,我之前因為違背了神龍組的規定,被驅逐了,但神龍組念我有功,給我寫了一封推薦信,讓我去崑崙,我這才得以加入崑崙,您可以詢問傅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