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真不該來這裡,躲不掉了,唉。”

程湘芸露出笑容,有了一個強大的戰力加入,至少多了分活著的希望。

老婦駱香蓮將目光轉移到白虹雪身上,道:

“老白,你確定要跟他們站在一起嗎?雖然你是神龍組的人,但我們可不懼,就算是神龍組也要遵守武道世界的規則,站在這裡,隻有生死,你是很強,但我們人可不少,你最好想清楚再做決定。”

白虹雪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諸位,我想大家都認識我,我跟不少人並肩作戰過,也算是戰友,多少也有點交情,如果還認我這個朋友的,退出這場戰鬥,算我白虹雪欠你們一個人情,如果不願意退出的,那日後再見,咱們就是敵人。”

一位老者上前,道:“白虹雪,你這是何必呢?你明明可以不用死的,為了一個小子,非要搭上自己的性命,值得嗎?”白虹雪看向老者,道:“郭怒,你這是什麼話,什麼叫我可以不用死,說得好像我就必須得死一樣。”

目光掃視眾人接近一百餘人,還有一些隱藏在暗處的高手,可能也會出手,不過在尋找時機。

但他依舊不懼,他若是想逃,還是可以逃得掉的,但讓他做一個見死不救,放棄同門的人,他做不到。

“諸位,我話已至此,把我當朋友的,退出這場戰鬥,否則咱們就是敵人,我承認,你們人多,也很強,我不是你們的對手,但你們想要殺我,怕也是不容易。”

“你們都知道我白虹雪的為人,我雖然不是什麼大善人,但我對自己的同門,不可能見死不救。都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你們為了銅棺的秘密出手,我也不會怪你們,我就說這麼多,你們考慮一下吧。”

百餘人開始有些交頭接耳。

最終退出了十幾人,大部分人選擇一戰,奪取銅棺的秘密。

白虹雪看向葉凡的方向,邁開腳步,身影一閃一閃,身邊的人也很快跟過去。

站在程湘芸的身邊,仔細的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葉凡,歎了口氣,轉身,看向敵人,說道:

“我真不來來這兒,就不會遇到這種麻煩事了,唉。”

程湘芸露出笑容,道:“前輩,你後悔了?”

“嗯,我很後悔,要是時光可以倒流,我就不該來邊陲魔鬼之角。”白虹雪也冇有掩飾和虛偽,說出了內心真實的想法。

“師祖,她不是說她是崑崙的人嗎?這些人應該不敢……”

“冇用的。”白虹雪打斷他,道:“先不說她是不是真的加入了崑崙,就算真的加入,這些人也會選擇不相信,如果到時候崑崙怪罪下來,他們以不知情為由,崑崙也不會太為難他們。”

“……額……”

這個話說的程湘芸和旁邊的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白虹雪取出一把劍,劍鳴嗡響,瘋狂的劍氣快速激盪八方,劍意淩然奔襲八方,劍光照亮周圍的一切。

“太阿劍?”

葉凡有些詫異。

這可是上古名劍之一太阿劍,此劍為威道之劍,擁有諸多傳說,持一劍,可縱橫無敵,雖然不及軒轅劍,但也僅次於一個等級。

白虹雪看了他一眼,道:“識貨,不過我這不是純正的太阿劍,太阿劍早已被一分為三,跟軒轅劍有點相似,一劍分三劍,分彆是逐日、奔月、追星,我這把是逐日,炙熱的逐日之劍,乃是一把修仙之劍。”

“我非純正的修仙者,不能發揮出其全部的威力,但足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