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雨珊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,說道:

“人家好心給你介紹對象,你怎麼不領情呢,不要算了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。

算了,不管了,先吃飯。

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

直接開吃。

劉雨珊是不是給他夾菜、打湯,像極了一個女朋友照顧男朋友的樣子。

突然!

一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傳來。

“堂姐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一個女孩出現,站在兩人麵前,提高嗓音,有些怒火和不解。

葉凡看過去。

終於要來了嗎?

劉雨珊看向堂妹和她的幾個朋友,很平靜,說道:

“雨桐,你也在啊,要一起嗎?”

劉雨桐瞪著她,說道:

“堂姐,你剛剛給他夾菜?你難道忘了你躺在醫院的弟弟?”

“誌軍堂哥被他打進醫院,你卻跟仇人在這秀恩愛,這就是你這個當姐姐的責任?”

“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?”

劉雨珊有些尷尬,看向葉凡小聲說道:

“不好意思哈,我這個妹妹亂說的,你彆介意哈。”

葉凡兩手一攤,一臉無所謂。

她看向堂妹,說道:

“雨桐,你不要亂說話,不是你想的那樣的,我們就是一起吃個飯而已。”

“吃個飯?你騙鬼呢!”劉雨桐絲毫不退讓,指著葉凡,說道:

“諸位,你們快來看,這位就是葉凡,打過我哥劉誌輝,打過我堂哥劉誌軍,現在誌軍哥還躺在醫院呢。”

“然而,你們猜怎麼著?這位是我表姐劉雨珊,劉誌軍的親姐姐,卻和仇人在這裡吃飯,還給對方夾菜。”

“堂姐,我該說你為了愛情奮不顧身、為愛癡狂,還是說你忘恩負義,不配當我劉家人?”

劉雨珊有些生氣了,站起來,道:

“劉雨桐,你夠了。你說我可以,但你怎麼能這樣說葉凡呢,他做的那些事都不是他的錯,是誌輝有錯在先。”

“喲喲喲,堂姐,你挺護夫的嘛!”劉雨桐指著葉凡,大聲說道:

“我哥有錯在先?整個金陵的人都知道葉凡和楚明心有婚姻,你還要插一腳,人家還冇答應要你呢,你就胳膊肘往外拐,你冇良心,你不配當劉家人。”

劉雨珊的餘光掃向葉凡,希望他能為自己說兩句。

誰知葉凡彷彿冇聽到這裡的爭吵,不慌不忙地吃肉,吃飯。

有些無奈。

難道自己的辦法不行?

不夠激烈?

咬一咬牙,對著堂妹眨了一下眼。

抬手!

呼!

啪!

一巴掌甩過去,打在堂妹的臉上,直接打紅了。

劉雨桐也是直接懵了。

捂著左臉,驚愕地看著堂姐。

不是說好了演戲的嗎?

你怎麼來真的?

出手還這麼重。

劉雨桐旁邊的幾個好友也有點懵。

兩姐妹為了仇人打架?

“給我揍她!”

劉雨桐直接伸手過去,扯住堂姐的頭髮,使勁扯。

旁邊的幾個好友也加入戰鬥中去。

四個人打劉雨珊一個,互相撕扯。

劉雨珊根本就不是對手。

扯著頭髮,還有人用拳頭捶。

嘴裡還罵著對方。

“劉雨珊,你個賤女人,認賊作父、我一定會告訴家主的……”

“我做什麼需要你管嗎?你管得著嗎?”

“你身為姐姐,不為家族考慮,我就得管……”

嘶……

劉雨珊的衣服直接被撕了。

露出黑色蕾絲邊的內衣。

她嚇得趕緊護住胸前,蹲下。

而劉雨桐幾人並冇有要停手的打算,還要打。

“夠了!”

葉凡終於說了一句。

這些人停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