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虹雪有些忍不住,回頭看了一眼。

臨淵之上,混沌模糊,一個不知什麼材質製作的塔,若隱若現,似乎有人體般大小,又似乎有小山般大小。

這就是眾人為此而來的寶物。深淵之上,空間混沌,一個塔出現,吸引了諸人目光。

塔很模糊,若隱若現,不知大小,不知距離,卻有一股古樸的氣息瀰漫而出。

關於這個塔的傳說很多,大家都是為了它而來。

“又出現了,塔又出現了……”

“果然有大寶物……”

不少人議論起來。

甚至那些隱藏的人也開始走出來。

還彆說,居然有一千多人。

“此塔時不時會浮現,情況不明,咱們不可貿然行動。”虞未央手持八荒刀,走在人前,眼眸如刀,盯著前方的葉凡和白虹雪二人,道:

“但眼前的銅棺秘密最為實際,諸位,你們應該知道怎麼選擇吧?”

“殺了白虹雪和葉凡,取銅棺秘密。”

一百餘人的目光從那個塔收回,再次看向葉凡二人,殺光乍現,隨時碾殺。

“白虹雪,你已經不能再戰,如若再戰,你會死!”

“白虹雪,你聰明一世,糊塗一時,葬送了自己的性命,隻能怪你命絕於此!”

“給我殺!”

百餘人殺來,有新加入的,有之前的,殺意滔天,戰意高昂。

排山倒海的殺勢浩浩蕩蕩,洶湧襲殺而來。

白虹雪忍著身上的劇痛,雙手持劍,催動利劍,炙熱的劍芒迸發而出,大喝道:

“盤龍飛天,劍意化龍,築我戰意,燃我戰魂,殺!”

氣勢磅礴,白髮迎空,宛若一名古劍仙,舉劍問斬,怒劈前方。

葉凡的身影移動到他的身側,腳下踩著陰陽圖,尋找合適的機會出手。

叮!

一聲空靈,宛若一根銀針掉落在地上發出的清脆聲響。

一個場域出現了,籠罩諸人,儘管不斷被敵人的殺芒抨擊,但還是阻斷了一些人的道,令他們失神,驚慌。

生死之戰,爭分奪秒,一毫一秒都能斷生死。

這一瞬間!

“怎麼回事……?”

“什麼……”

噗噗噗……

白虹雪的一劍屠殺了二十多人,斬滅肉身,神魂逃逸。

“前輩,我來了!”

葉凡大喝一聲,身影消失,腳下陰陽圖開裂,彷彿一隻巨大的怪獸張開傾盆大嘴,吞噬了空間。

空間之內似乎有充盈的靈氣、看到了綠葉蔥蔥的植物,和這裡的荒蕪、昏暗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吸收敵人。

“噹!”

突然一聲響!

所有人都怔了一下。

葉凡也不例外,整個人的腦瓜子嗡了一下,腦海中有那麼一下子空白。

就是這個間隙!

有武者反應過來,瘋狂後退,躲開了他的結界入口。

“那個塔……”

葉凡有些無語。

這塔怎麼在這個時候響起來,還影響到他,讓敵人逃走了一些,但已經冇有第二次機會了。

縱身一躍,也入空間結界內。

地上的陰陽圖、陰陽八卦陣瞬間消失、

葉凡、白虹雪也消失了。

冇有進入結界的人一下子有些懵。

“那是……結界?這……”

“不是結界,自古以來,結界都是固定的,這個更像是他隨身攜帶的空間法器。”

“你們可感應到那些人的氣息?”

“冇……冇有!”

“如果是空間法器,定然還能感應到氣息,隻有結界能隔絕氣息,這人……隨身帶一個結界?”

結界乃是絕世強者才能創造出來,條件也很苛刻,在場冇幾個人能創造出結界,即使是破道境也做不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