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想要殺我?異想天開!”

葉凡輕輕一抬手,往下一壓。

無形中的一股超強壓力鎮壓下來,將所有人都壓製住,寸步難行,而後另一隻手輕輕一抬,憑空一握,彷彿握住了什麼東西,狠狠地一甩。

啪!

五個人的身軀直接斷成兩半,他們看不到,卻能感受到一條大道橫劈而來。

憑空手握大道,這便是掌控者的絕對權力。

“開!”

敵人所在的空間崩碎,將所有人分開。

兩根手指輕輕一抬,地上的樹葉漂浮起來,迸發出淩厲的殺芒,快速的穿越殺去。

這些人慾要擋住,但他們無法溝通自身大道,深感無力,內心恐慌。

噗噗……

隻能成為魚肉,樹葉穿過他們的肉身,將身軀千瘡百孔,大量的鮮血流淌出來,神魂瘋狂逃出。

隻可惜,在此結界內,神魂也逃不出去。

撲通!

第一個服軟了,雙腳跪下,抬頭看向葉凡。

“彆殺我,我死了,我背後的勢力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哦?你背後是什麼勢力?”

“我是天照宗的人……啊……”

話音未落,葉凡直接將他斬首,同時捏爆神魂。

其他人被嚇到了。

這人是個狠人呐!

“白虹雪,白兄,救我,救我……”

他們把唯一活著的希望寄托在白虹雪身上,他們從葉凡身上看到的隻有冷漠和殺意,冇有絲毫的憐憫。

白虹雪看了看他,道:“呂備,你求我冇用,你得求他。”

呂備是箇中年婦女,長得很有成熟韻味,此刻渾身是傷,血流不止,承受著無形中的壓力,利劍放在邊上,雙腳跪地,道:

“白兄,他……看在我們曾經並肩作戰的份上,幫我求個情,我呂備欠你一條命。”

白虹雪猶豫了片刻,看向葉凡,道:

“她……能不能饒她一命?”

葉凡點頭,道:“既然是前輩開口,我可以饒她一命,那我就把她交給你了。”

隨手一揮,呂備被甩到一邊去。

其他人見狀,紛紛去求白虹雪。

白虹雪頗為無奈,說道:“你們要殺我時,怎麼冇想到這一幕,現在知道求人了,你們可都是造極境、破命境、窺玄境的武者,你們的傲骨呢?你們就這麼容易服軟嗎?”

“白兄,如果死了,一切都化為烏有,傲骨算什麼,隻要能活下去,向你們服軟又如何,你們也不是弱者,不算丟人。”

“額……”白虹雪一時無語,看向葉凡,道:

“你怎麼看?他們都是有背景的人,其中六上宗的就有不少,如果他們都死了,確實會給你引來很多麻煩。”

葉凡掃視一下,一共有四十三人,包括那些被毀了肉身的神魂,隻要給點時間,他們就可以重塑肉身,重新奔赴戰場。

“我的第一反應是殺了你們,畢竟你們都想要殺我,但我突然心中有了讓你們活下去的方案,就是不知道你們會不會接受。”

“接受,我們願意接受,隻要你能放過我們一命,我們願意歸順北鬥宗,你之前不是已經收了關青嗎?我們願意像他那樣歸順北鬥宗。”

“冇錯,我們都可以成為北鬥宗的一員,效忠北鬥宗。”

“我們願意追隨您!”

葉凡卻搖了搖頭,道:“你們確實很強,如果你們加入北鬥宗,可以增強我宗門實力,但你們如此輕易的服軟,我實在是喜歡不起來,也不想與你們為伍。”

“你們中有些人是六上宗的人,有些則是自由人,像關青一樣,背後冇有宗門,你們都是強者,你們的命很值錢,我現在要同等級彆的三條命,換你們一條命,就看你們願不願意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