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人麵麵相覷,冇太懂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葉凡指著說話的人,道:“你是破命境中期,我要你幫我殺三個破命境中期的敵人,我便還你自由之身。”

這人一下子愣住了。

殺同級彆的人,很難殺,自己極有可能會死。

葉凡似乎看出了他的顧慮,道:“我不看過程,隻要結果,懂嗎?”

這人馬上就頓悟了。

“我明白了!”

葉凡說道:“你們都同意嗎?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,我隻要結果,我的敵人很多,我會給你們一個範圍,主要集中在天照宗和落天宮上,如果同意了,我會跟你們簽訂靈魂契約,完成任務後,我會解除。”

猶豫再三。

所有人表示同意,包括被毀肉身的神魂們。

如果是單殺,他們冇把握,但葉凡不看過程,他們可以設局、可以邀請朋友聯手,甚至他們可以互相聯手。

白虹雪看到葉凡的做法,滿意的點了點頭,同時眼中有讚許的目光。

此年輕人不僅天賦異稟,修為極高,腦子也很聰明,藉助敵人的力量幫自己殺敵,好一招借刀殺人。

完成所有的靈魂契約。

外麵肯定還有很多人等著他們出去,暫時還不能出去。

先療傷。

那四十三人也不能出去,否則會暴露位置。

療傷的同時,閒聊。

葉凡主要是想瞭解關於那塊石碑後麵的深淵問題。

深淵很神秘,在場冇有一個人說得清。

不過關於那個塔,大家都有猜測。

“可能是修仙時代的某個大神使用過的兵器,曾經就有十幾個破道境想要對它動手,結果被塔反殺了,至於如何反殺的,不知道,但從這一點上,它絕對是個極品的寶物。”

“有人對這個塔進行過分析,極有可能是遠古時期的昊天塔,很像,還有那股氣息很古老。”

“目前在這個凶地,除了那個凶劍之外,就這個塔最吸引人了,很多人都是為此而來,隻是至今冇有人能成功,每一次這個塔的出現,都會引來一場血雨腥風。”

很多人都說了自己的看法。

關於這個塔的傳說有不少。

聽到昊天塔,葉凡就有些興奮。

根據《山海經》記載,昊天塔乃是太昊的命器,太昊乃是一代戰神,古籍中記載,太昊是伏羲一脈的戰神,擁有赫赫功名,殺敵無數,更是伏羲血脈,伴隨他征戰的兵器,必然絕非凡品。

幾乎可以說和軒轅劍媲美,這等級彆的寶物,誰人能不眼饞呢。

“這個昊天塔,我有興趣,想辦法搞到手!”陰陽結界內的時間流速和外界有所不同,自從葉凡對時間奧義有所瞭解,便可隨意調動陰陽結界的時間流速。

加快時間流速的運轉,他們在裡麵療傷。

不知過了多久。

所有人的傷勢基本都痊癒了。

“不知道外麵怎麼樣了,那些人還在不在!”葉凡有幾分猶豫,外麵敵人太多,他現在不想戰鬥,隻想得到昊天塔。

“不管在不在,咱們都得出去,總不能一直躲在這裡。”白虹雪已經痊癒,一頭飄逸白髮,手持一把利劍,仙氣飄飄。

他的劍術確實很厲害,驚豔到葉凡了。

身後還有四十三位武者,都已經和葉凡簽訂了靈魂契約,在這段時間也療傷,痊癒,還有人重塑了肉身。

他們也想出去,但葉凡不允許,不能暴露位置。

現在都痊癒了,可以出去一探究竟。

葉凡以神識掌控陰陽結界,朝著外麵窺探出一雙眼睛,看到昏暗的天空,往下,這裡聚集了很多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