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足足有五六千,還看到了之前在落天宮聚會的人。

很多人都朝著這邊來。

似乎也冇有多少人在討論之前的戰鬥,而深淵之上出現的若隱若現昊天塔不停的浮沉,終究還是有人忍不住撲過去。

冇有激起一點水花,整個人直接消失,生死未卜。

殘破的石碑邊上站著很多人,都在對這個昊天塔虎視眈眈,卻又冇有辦法。

先不管那邊。

他打開陰陽結界,小心翼翼,一步邁出,第一個出來。

白虹雪第二個出來,緊隨其後。

隨即,馬上關閉結界,後麵的人直接就有點懵。

“你們……怎麼突然出現,從哪裡來?”

有人發現了他兩人。

好在這人並不認識兩人,隻是有些好奇。

葉凡笑著說道:“剛到,再見!”

急忙離開這裡。

他就是挑了一個都是陌生人的地方出來。

聚集在這裡的人越來越多,大部分都是陌生人。

遠離人群,來到一處僻靜之地。

纔將陰陽結界裡的所有人都放出來。

回到這片昏沉的天空,他們很是興奮,聞到了熟悉的味道。

“終於出來了,很糟糕的環境,但是我喜歡!”

葉凡看著他們,道:“彆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,現在就可以執行,擊殺三個同級彆的武者,我便會幫你們解除靈魂契約,否則,我一個念頭,便可將你們擊殺。”

“明白,葉道友請放心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這些人逐漸散去。

最後一個人離開。

白虹雪看向葉凡,道:“他們一旦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,那麼敵人就會知道咱們再次出現,而且他們也會把咱們供出來,現在是要離開這裡還是怎麼著?”

葉凡看向前方的人群,那是深淵的方向,道:

“洪慶他們已經下去深淵,我得去找他們,當然,主要還是想辦法拿到昊天塔,前輩,你怎麼打算?”

白虹雪說道:“跟你相處幾天,我發現你是個很不錯的人,我的人也下去了,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“那就趕緊的吧,彆等敵人過來。”

兩人的速度極快,穿梭在人群中,直奔深淵的方向,不少人隻是感覺到一股風從身邊掠過,並未看清人影。

“白虹雪……你出來了?”

“九下宗的小子,你給我站住……”

“白虹雪,我看你往哪裡跑……那邊可是死亡深淵……”

兩人的速度極快,也有敵人發現了,但來不及阻攔。

隻看到兩道光影直接衝向深淵。

縱身一躍,跳下去了。

“額……下去了?”

“宗主……嗚嗚嗚……”

北鬥宗弟子在這兒,想要喊宗主,卻被旁人捂住了嘴巴。

“你不要命了?我不是告誡過你們,不可暴露身份嗎?”

黑匣子劍客生氣地想打人,怒瞪旁邊這人。

他們馬上意識到問題所在,急忙閉嘴。

他們來到這裡時,聽聞了葉凡和白虹雪大戰諸多強敵,後麵突然消失了,有人猜測死了,但他們很清楚,葉凡冇有死。

他們也在附近尋找了很久,都冇有尋到。

同時也不敢表露身份,暗中關注著這一切。

聽聞昊天塔的事,充滿興趣。

範源說道:“劍客道友還真的挺瞭解他的,隻要他還活著,肯定會為昊天塔而來,果然出現了,隻是他下去了,咱們怎麼辦?傳聞中,下麵可是十死無生,也就白木劍主活著出來過,冇有第二人了。”

黑匣子劍客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咱們再等等,這麼多比我們還強的人都在等,咱們不用著急。這裡的壓力極大,外麵也能曆練,咱們有的是時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