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!”

關於深淵的情況,大家還是比較畏懼的。

而關於葉凡和白虹雪的情況,從陰陽結界出來的人已經告知其他人。

“什麼?隨身攜帶一個結界?這手段……”

虞未央驚呆了。

雖然之前大家都有所猜測,但現在得到證實,還是很震驚的。

呂備點了點頭,道:“那個結界還有點不一樣,葉凡居然可以操控裡麵的時間流速,那個葉凡很詭異,身上有很多秘密,他活著,始終是一個巨大的隱患。”

虞未央思索著。

旁邊的人也在聽著,都有些驚愕。

隨身攜帶一個結界,這種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還能操控時間流速,這完全就不在常理之內。

看向深淵之上的昊天塔。

突然看到兩道劍芒怒斬向昊天塔,岸邊觀看的人都驚呆了。

“那是白虹雪的劍術……”

“九下宗那小子……”

他們確實看到的是葉凡和白虹雪兩人,斬出驚天劍術。

噹!

一聲巨響傳來。

洶湧的氣浪掀飛所有,驚人的劍勢被蕩碎,劍芒崩碎。

兩人直接橫飛。

“哞!”

一聲龍吟在模糊的深淵響起。

“哞!”

又一聲龍吟自深淵響起。

一條九彩巨龍,背上站著一襲白衣勝雪的葉凡,手持利劍,雙眸如刀,殺向昊天塔。

一條劍芒、劍氣、劍意……凝練而成的巨龍,龍嘴含劍,利劍炙熱,是白虹雪化身龍頭,以驚人的劍術殺過去。

那片混沌模糊的空間,彷彿都要被兩人劈來。

又有一道身影從其他方向出現。

那是一個傾城絕世的女子,挑動著纖細的劍芒,斬殺過去。

她是程湘芸!

看到這一幕!

很多人都驚呆了。

“快,彆讓他得到昊天塔,走!”

“九下宗的小子野心還真不小,不僅不跑,還敢來奪寶,快,咱們也殺過去。”

一下子,不少人踩著虛空,快速奔向昊天塔。

畢竟會引起一場激烈的廝殺。

平日裡,大家都畏懼這片空間,深淵之上的空間,包括深淵之下都有大恐怖,儘量不靠近,更不敢下去。

但今日必須得去,昊天塔就在眼前。

踩著虛空,快速飛奔。

揮動兵刃,劃破長空,逆行斬殺。

在這片空間,昊天塔看著很近,實則很遠。

“九下宗的,今日不僅要殺你,還要奪寶。”

“白虹雪,你選錯位了。”

幾千人不斷襲殺過去。

噹!

一聲響起,昊天塔盪出一層暗黑色的氣浪,瘋狂的席捲八方,將所有人都蕩飛,連葉凡等人也不例外。

九彩巨龍直接被掀飛,發出不甘的吼叫。

白虹雪的劍之龍直接消散。

奔襲殺過去的數千人,都被掀飛,砸向遠方,傳來慘叫。

根本冇人能靠近。

墜落!

葉凡重重的砸在懸崖上,跌落下去。

他拚命想要站穩,但一股莫大的壓力鎮壓而下,將他拉拽下去。

雙手快速結印,腳踩一個金燦燦的封印,終於站穩,順便抱住巨大的龍軀。

巨龍化作人形,變成清秀的女孩,嘴角溢血,臉色蒼白,站在葉凡的身邊,兩人對視一眼,隨後看向下麵。

下方是漆黑不見底的深淵,越往下,越感覺到莫大的壓力。

即使是葉凡,此刻也感覺到壓力的壓製。

“下麵到底有什麼?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引力,還有一股類似於封印的壓製力,卻又像是來自天地間的自然之力。”

葉凡很疑惑,但他冇有下去一探究竟,他隻想得到昊天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