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頭淩亂的劉雨桐看向葉凡,滿滿的不屑,說道:

“你以為你勾搭上我堂姐,你就是我姐夫了,我告訴你,你不配。”

“你說夠就夠啊?憑什麼啊?給我打!”

她使勁扯著劉雨珊的頭髮。

劉雨珊的哭泣聲傳來,緊緊地護住胸前。

葉凡走過去。

啪啪啪……

一巴掌一巴掌甩過去。

直接把劉雨桐幾人打飛,倒在地上。

讓服務員找來一件外衣,披在劉雨珊身上,扶著她出去了。

劉雨桐等人從地上爬起來,喘著大氣。

“雨桐姐,不是說好了吵架嗎?怎麼打起來了?”

劉雨桐捂著兩邊臉,一臉委屈,說道:

“我怎麼知道啊,我的臉……嗚嗚嗚嗚,是她先打我的,還給我使眼神,我就動手了。”

看向門口的方向,說道:

“不過好像打架還挺有作用的,至少葉凡為她挺身而出,英雄救美,我姐打我也是為了他出頭。”

“應該算是個不錯的結局,就是代價有點大,好疼……葉凡的手勁真大。”

其他人都捂著臉。

好疼!

心中也再說:葉凡的手勁真大。

葉凡到現在還有點懵。

感覺自己無辜躺槍。

帶著她來到附近商場,去買了一套衣服給她穿上。

“葉凡,謝謝你!”劉雨珊眼眶紅紅的,很感激地說道。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現在你可以說你請我吃飯的理由了吧?”

劉雨珊坐在車內,有些委屈,說道:

“一定要什麼理由嗎?我就是單純地想請你吃飯,想認識你一下而已。”

我信你個鬼!

葉凡冷笑一下,說道:

“咱們之間就不必遮遮掩掩了吧?我打了你親弟弟,你要請我吃飯?邏輯上說不過去啊。”

“你那堂妹說得冇錯,我是你們劉家的仇人,你這樣對我,很不真實啊。”

劉雨珊沉默了一會兒,似乎在做什麼決定,說道:

“是,我是有目的接近你。你自從來到金陵,表現出驚人的天賦,特彆是在醫術方麵,我們劉家是製藥的,我對醫術好的醫生都有一種敬畏之心。”

“你是屢次打我家人,但我都調查過了,都是他們有錯在先,本來是想給你道歉來的,冇想到被我堂妹攪和了。”

說罷,微微低頭,誠懇地說道:

“對不起,我代替兩個弟弟給你道歉,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。”

葉凡不知道說什麼。

看她態度挺誠懇的。

“算了,隻要他們不惹我,我也不會主動去招惹麻煩。”

劉雨珊抬頭,看向他,嘴角微揚,露出淺淺的酒窩,說道:

“那我們以後就是朋友了,對嗎?”

“這個嘛!”葉凡猶豫了一下,說道:

“你能理解我的所作所為,你的家人能理解嗎?難道你不怕家族的人會怪罪你?”

劉雨珊堅定地說道:“我隻做我認為對的事,彆人怎麼想,我纔不管,今晚回去,都會好好教訓我妹妹的,居然敢罵你。”

葉凡不說話。

她說道:“我送你回去吧,你開車,我坐副駕駛。”

葉凡啟動車子,回家。

劉雨珊站在樓下,等葉凡消失在樓梯口,她才轉身離去。

葉凡洗漱,躺在床上。

“這劉雨珊是要乾嘛?怎麼感覺無事獻殷勤啊!”

“我打他弟弟,她跟我道歉?請我吃飯?這不符合正常邏輯啊。”

“而且,今天對我未免也太熱情了些。”

想不通!

睡覺。

一覺睡到天大亮。

起身去醫館。

霍天南、楚明月、王晴等人趕緊圍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