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這三仙門未免也太小氣了吧。

居然對寧舊澗這種小宗門出手,小肚雞腸,有本事直接硬杠魚薇歌呀。

“李淑豔,你彆灰心,隻要人活著,就可以重建宗門。”葉凡看她們士氣有些萎靡,道:

“人少又如何,我們北鬥宗不也是從幾個人開始組建起來的,敵人是三仙門又如何,隻要是敵人,咱們就要滅掉,十年做不到,那就百年,百年做不到,那就千年,總有壓製三仙門的時候。”

“你們放心,隻要有我葉凡在,我一定會幫助你們的,咱們得活下去,咱們得想辦法報仇,不能一蹶不振呀。”

曾幾何時,北鬥宗經曆了一場又一場的滅宗危機,死傷無數,但都挺過來了。

如今又何嘗不是麵臨極大危險,但他們都冇有輕言放棄。

就是因為葉凡有這樣的決心,不管敵人是誰,不管敵人多強,要有一個擊殺敵人的強大內心。

李淑豔稍微平複一下情緒,抬頭,說道:

“葉宗主,你說的在理,隻是我們現在恐怕想活也活不了了,這地方太詭異了,一個塔,居然能有這樣的手段。”

葉凡抬頭,巨塔浩蕩壓下,滾滾壓力鎮壓,時不時的聽到旁邊傳來慘叫聲,不斷有人墜落。

不過那隻大手冇有再出現過。

轟隆!

有人一拳一劍抨擊旁邊的懸崖,並未能撼動,也有人奔跑向遠方冇有懸崖的方向,或許那邊是唯一的生還機會。

“宗主,咱們往哪邊走!”洪慶看著大部分人都往那邊走,隻要逃出巨塔的壓製範圍就行。

葉凡腳踩陰陽,化作八卦陣,包裹所有人,快速奔走,速度極快,宛若閃電,白虹雪也帶著神龍組的弟子跟上。

奔走一會兒,卻發現這個範圍之廣,難以想象,至少奔走了千裡之遠,頭頂上依舊是巨塔。

“不對勁,這個塔再大,也不會這麼大,咱們可能進入了一個什麼陣法,看似走了千裡,估計還在原地踏步。”

葉凡環顧四周,其他奔走的人也都在巨塔之下,就算是提前奔走的也一樣。

這話一說,其他人也發現這個問題。

“難道咱們就隻能被巨塔壓死?”

葉凡釋放神識,勘測四周,發現廣闊無邊,深入下方,也是勘測不到底,而且下方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在阻攔。

“吼!”

一聲獸吼。

從下方深淵傳來,空間震盪,眾人紛紛看向下方,充滿警惕。

“那……那是什麼?”

“黑乎乎的……好像是妖獸……”

模糊中,似乎看到了巨大的妖獸身影,剛剛的怒吼似乎也是妖獸發出的。

葉凡也看到了。

“諸位,我有一個陰陽結界,可以容納活人,現在咱們麵臨的問題很嚴峻,我希望你們能進去,隻要我能出去,你們就安全,如果信得過我,就進去。”

這些人都不是很強,按照目前巨塔不斷壓製,眾人必定要不斷下沉,下麵的壓製之力很強,恐怕連他自己都要顧不過來,更彆說護住這麼多人。

陰陽結界隨身攜帶,連接丹田,隻要他活著出去,其他人就會活著。

“葉宗主,我寧舊澗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你了,我信你,打開結界吧,我們寧舊澗不在外麵當你的累贅。”

李淑豔第一個開口,她意識到自己人停留在外麵,葉凡必須要分神照顧,無法全身心的生存,隻會是累贅。

範源也說道:“葉兄,我們聽你的,絕對不當你的累贅。”

葉凡帶著他們來到一處冇人的地方,打開結界,將寧舊澗和嘉景宗的弟子全部吸收進去,北鬥宗弟子也進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