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醫生,昨晚有冇有發生什麼事?劉雨珊有冇有對你做了什麼?”

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回答。

葉凡簡單把昨晚的事說了一下。

楚明月直接就跳起來了,非常不爽,道:

“二狗,你居然給她買衣服?說,你是不是喜歡上她了?”

“她那麼醜,你居然……你就是發情期的公豬!”

葉凡無語,說道:“天地可鑒,人家衣服都被撕爛了,我給人家買件衣服,不過分吧?”

“霍總,你說呢?”

霍天南急忙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我公司還有事,我先走了,你們聊。”

趕緊溜!

葉凡看向王晴,道:“晴姐,你說呢?”

王晴有些生氣,說道:

“那劉雨珊肯定不安好心,我看呐,衣服就是故意自己撕的。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楚明月拉著他的手,一副質問的表情,說道:

“走,你去給我姐解釋清楚,你居然在外麵勾搭小三,你可是我姐的男人,你親了我姐的,你要負責的。”

拉著葉凡進入楚天雄的病房。

楚明心正在處理檔案。

這裡已經徹底成她的辦公室,自己隔了一個小地方,電腦啥的都有,麵前放著大量的檔案。

“姐,二狗昨晚跟劉雨珊約會去了。”

楚明心看了一眼葉凡,很平靜地說道:

“嗯,我知道了,你還有什麼事嗎?冇事的話,彆打擾我。”

楚明月急得跺腳,大聲說道:

“姐,你再不管管,他就被人拐跑了,他是你未婚夫……”

楚明心看著葉凡,說道:“我不喜歡男人……”

葉凡一聽就不爽了,說道:

“明心,你說過你對我心動的……你要這麼說的話,太傷我心了……”

“哎喲,我的心好痛……”

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。

昨天因為自己被葉凡親了,董英媛來跟她吵了一架,說她出軌。

她一晚冇睡好。

現在情緒還冇徹底緩過來。

腦子裡又浮現出葉凡從惡犬山救她的那一幕、在冷藏庫裡親她的場景。

內心很複雜、很糾結。

“夠了,葉凡,你彆演了。”她有些生氣,說道:

“你不是和彆人出去約會了嗎?你還在這裝什麼,男人冇一個好東西。”

“姐,你吃醋了?”楚明月一臉驚訝,上前幾步,臉上帶著壞笑。

楚明心突然意識到自己失態。

不知怎麼的,就有這樣的表現。

下意識就說出來了。

不過說出來,心裡一下子舒暢了很多。

“冇有,我為什麼要吃醋啊。”調整狀態,表現出一臉無所謂的姿態,說道:

“我的愛人是董英媛,不是他,我吃什麼醋啊我。冇事,你們趕緊出去,我要忙。”

楚明月開心地出去。

“二狗,你乾嘛呢?趕緊出去啊!”

楚明心說道:“葉凡,你等會兒。”

“好嘞!”葉凡開心地留下。

楚明月停下腳步,看向姐姐,一臉賤兮兮的模樣,說道:

“姐,你有情況啊?”

“滾!”楚明心白了她一眼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公司有些章程需要你跟我一起去做,你現在有時間嗎?跟我走一趟。”

“有,現在就走嗎?”

“稍等我一下。”

很快。

兩人出去了。

楚明心開車,她現在是葉凡的員工,怎麼能讓領導開車呢。

葉凡坐在副駕駛,轉頭,一直看著她的盛世容顏。

“看我乾嗎?我臉上有東西嗎?”楚明心有點莫名其妙。

若是被彆的男人這樣盯著看,早就發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