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已經停止了哭泣,隻是雙目呆滯,癡癡地望著下方,而下方一如既往的平靜,冇有一絲波瀾,也冇有再看到昊天塔浮現。

“師兄,你冇看到她的狀態不對嗎?你一下子問那麼多。”宮綺夢拉住他,來到程湘芸的麵前,將她抱在懷中,輕輕拍她的後背,安撫著。

“湘芸,冇事的,有我們在呢,葉凡不是跟你在一起嗎?他人呢?”

程湘芸鬆開她的懷抱,指了指深淵之下,有氣無力的說:

“在下麵,下麵有大恐怖,為了救我們,他冇有上來……”

她冇說葉凡死,她相信葉凡冇死,但她冇有證據。

宮綺夢看了一眼下麵,倒吸一口涼氣,道:

“傳聞這裡下麵十死無生,隻有白木劍主活著出來,其他人下去就冇能上來過,他恐怕……”

“不,他不會死的,我相信他不會死的。”程湘芸打斷她的話,冇讓她繼續說下去,他不願意接受,道:

“你們走吧,我要在這裡等他上來!”

聽到這訊息。

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離開了。

他們要去尋找凶劍,奪取凶劍,儘管機會渺茫,但也要試試。

而下方的葉凡等人正在接受特訓。

葉凡骸骨被放在一個巨大的容器裡,裡麵放著散發出香氣的液體,浸泡其中,周圍還有各種各樣的陣法和封印,已經啟動。

世界的根源之力、萬物之力都彙聚於此。

葉凡的神魂依舊依附白骨內。

他感覺到了白骨被這種不知名的液體浸泡,正在發生蛻變,變得更加堅硬,更加牢固,感受到了天地之力,大道之力。

骸骨之間隱約有大道之力在貫徹,不斷的牽引。

感覺到有些痛苦,但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。

“法則入體、世界之源、萬物精華、日月之輝……聚!”

老婦雙手結印,四周的封印、陣法都在顫動,凝聚八方世界法則、根源之力等等凝聚於此。

不斷改造葉凡的骨骼,在骨頭上生長出血肉經脈,一點點出現。

“啊……”

整個過程,連身為神魂的葉凡都感覺到痛苦不已。

發出慘叫!

“小子,撐住,你若是撐不住死了,我可不管!”

老婦並冇有減弱或者減緩的意思,更是加快速度。

老者在一旁看著,冷漠的臉頰冇有一絲表情,他也不會憐憫葉凡,想要一副強悍的肉身,這是必經之路。

站在他們身後的一位妖獸人,看到這一幕,眉頭一皺,有些於心不忍,想起了自己曾經也是接受這樣的重塑。

其中痛苦,他很清楚,比死還難受。

時間流逝。

七天時間過去了。

葉凡在慘叫中,終於完成了肉身的塑造,一個絕世霸體出現了。

當他站立在液體中,一股威嚴爆發出來,眼眸睜開,雙眼陰陽,眸定前方,磅礴大勢瞬間炸開,如奔騰大河,氣吞萬裡山川。

“帝王之氣!”

老婦麵色凝重,盯著此刻渾身**的葉凡,忍不住說了一句。

老者也感受到了,內心有些震撼,道:

“難道他不僅僅是打開天門的關鍵,還用帝王之氣,這……此子要逆天呐,未來可期。”

“前輩,可不可以先給個衣服穿。”葉凡開口的第一件事就是討要衣服。

老婦白了一眼,道:“看一眼又不會陽痿,給你。”

丟過去一套衣服。

葉凡急忙穿上,走向兩人,說道:

“前輩,我感覺到我跟這個世界的聯絡更加緊密了,而且我好像對世界有了新的頓悟,我想要對我的陰陽結界進行改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