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邪月的身影如同鬼魅,散發出黑色的煙霧,直接消失在原地。

躲過去了。

“嗯?居然躲開了,看來這個小小的宗門還真是奇人不少,我得好好玩玩了。”

“啟陣,快,啟陣!”

嗡!

護宗大陣啟動,虛空中出現了一道道陣法銘文,閃爍著光芒,無形中形成了一定的壓製力,不斷震懾而下。

壓製到了天照宗的弟子們。

“嗯?這個陣法……”

不少弟子還是挺意外的,以他們的實力,一般的陣法難以造成影響,但這個陣法確實對他們有所壓製了。

“劍陣!”

蕭景天手持利劍,他是被迫出關,馬上認識到眼前的戰況,趁著護宗大陣壓製,敵人正在被削弱,爭分奪秒。

一聲令下,三十多位劍修和他組成劍陣。

劍陣之勢如山海,爆發出來的劍芒宛若移動的山脈,鋒利而靈活,怒斬過去。

噗噗噗……

“什麼?怎麼可以……”

劍陣殺去,掠殺八位敵人。

而這些敵人想不明白,區區九下宗弟子,居然真能屠殺他們,簡直難以置信。

旁邊的人同樣無法相信。

“刀陣!”

“刀陣!”

兩個方位,兩聲大喝。

禿鷲和雷坤兩人分成兩隊,組建成兩個不同的刀陣,刀氣奔騰,宛若黃河之水不停翻滾,非常霸道。

殺向敵人。

鏘鏘鏘……

“怎麼會……”

一位造極境巔峰武者被刀陣打得節節敗退,他難以置信,麵子都丟光了。

噗!

丟麵是小,丟命纔是大的。

一把狂刀將他的肉身劈成兩半,他到死都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會死在九下宗之人的手裡,曾經他藐視九下宗之人為螻蟻,如今卻死在螻蟻手中。

北鬥宗弟子們爭取的一絲先機,殺了一些人,但這隻是很短暫的一會兒。

轟隆!

一聲巨響,在上空爆炸。

護宗大陣被破了。

壓製在敵人身上的陣法之力消失了。

“什麼?這得有多強,居然一拳就破陣了!”

王五震驚的抬頭,看著站立在戰場之外的一名中年男子,就是他一拳打爆了護宗大陣,之前可是扛住了很多位造極境武者來著。

眼前不斷傳來慘叫聲!

那是北鬥宗弟子慘死,血濺八方。

冇有了陣法的協助,徹底處在弱勢,即使是剛剛出關的人也被殺了不少,蕭景天帶領的劍陣已經潰敗。

“山澗戲水!”

一道纖細的劍芒掠殺過去,劍勢淩厲。

一道倩影襲殺過去,直指造極境武者,掠過好幾個人,濺起幾朵血花。

噗噗噗……

一劍穿心,刺穿造極境武者的心臟。

隨手甩劍,將此人甩出去。

“寧舊澗的劍法?不是說寧舊澗的人都死了嗎?”

被刺穿心臟,但這位武者依舊堅強,爬起來,捂住血口,臉色蒼白,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的女子。

傾城絕豔,一頭長髮飄蕩,手持一把利劍,劍氣激盪,爆發出極強的氣勢奔騰。

“她的劍法比一般的寧舊澗弟子更有神韻,不像一般人。”

“我認識她,以前葉凡經常帶在身邊,據說是葉凡的女人,不過如今葉凡死了,不知她該何去何從。”

此人正是楚明心。

她的劍法是當初魚薇歌親自傳授,她雖然平時使用拳法,但真正麵臨危機,爆發生死殺意,她會用劍。

聽到這話,頓時一怔,道:

“你說什麼?你說葉凡死了?你在騙我吧?”

“哈哈哈,你還不知道?”此人突然發現了一個攻心法,大聲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