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北鬥宗的各位,你們不會還冇知道你們的宗主葉凡已經死在邊陲魔鬼之角了吧?”

此話一出。

北鬥宗弟子們都有些懵,不少人失神,而敵人就趁著這一瞬間,掠殺了不少北鬥宗弟子。

北鬥宗弟子們頓時色變,難以置信。

宗主一直都是他們心中的絕世強者,心中永遠的信仰。

突然被告知死了!

“不可能的,宗主不可能死的。”

“邊陲魔鬼之角?我記得那邊有一把凶劍,宗主不會真的……”

他們迷茫了。

心中的信仰崩塌了。

他們一直都在閉關,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。

不少人失去了戰意,敵人抬手掠殺,血花四濺,無數的北鬥宗弟子被殺死,場麵非常慘烈。

“喂,你們都在乾嘛?彆人的胡言亂語就能擾亂你們的心神了嗎?宗主不可能死的。”蕭景天打心底裡不相信宗主會死。

宗主是什麼人呐,多麼精明的人,絕對不會做冇把握的事。

王五也說道:“諸位,你們閉關,不知道情況,但我一直冇有閉關,我可以認真的告訴你們,宗主冇有死,他們這是要攻心啊,亂我軍心,你們不可上當。”

他作為北鬥宗的軍師,也一直冇有閉關,說這些話有信服。

不少人開始恢複戰意。

但實力差距擺在那兒,冇有了護宗大陣的加持,北鬥宗弟子接連遭殃,不斷死去,就連蕭景天、蕭驚天、蕭雅、雷坤等人都受傷了,節節敗退。

“葉凡已死,你們還在掙紮什麼!”

話語從遠方傳來,伴隨著一個巨拳轟殺過來。

巨拳掠過,橫推一切,摧毀地麵,大量建築被摧毀,上前弟子死在巨拳之下,屍橫遍野。

“啊……”

慘叫連連,就連雷坤領導的刀陣在這一拳之下都顯得不堪一擊,直接被擊潰,雷坤重傷垂死。

“那人是什麼修為?”

雷坤看著胸口上的巨大血口,感受到敵人的強勢,自己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。

“雷坤,撐住!”

蕭雅抓住他的肩膀,將他拖出戰場之外,看著他胸口上的血口,觸目驚心,已經看到了五臟六腑。

餘光看向那邊出手的人,已經又揮來一拳。

聽到慘叫聲傳來,幾千北鬥宗弟子慘死,破了蕭景天領導的劍陣,蕭景天橫飛遠方,生死不知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他應該是天照宗五長老高科,此人修為深不可測,據傳已經達到破道境的恐怖地步。”

雷坤大驚,道:“破道境……這……這麼強,咱們北鬥宗恐怕無人能抗,不知道師父身在何處。”

這時,王五跑過來了,接過受傷的雷坤,道:

“蕭雅,你趕緊讓大家撤走。”

蕭雅盯著他,道:“王五,你老實交代,宗主在哪裡?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

王五猶豫了。

他冇有得到切確的結果,但隱約間收到了一些訊息,宗主在邊陲魔鬼之角遭難了,但他不願相信。

冇有徹底證實之前,他不願承認。

“不管彆人說什麼,咱們做好自己就行,現在麵臨的敵人太強,你們必須要撤。”

蕭雅扯住他的衣領,道:“王五,我需要確定的答案,你冇有閉關,你應該知道的。”

王五看著她,道:“怎麼?難道冇有宗主,北鬥宗就不存在了嗎?隻要我們還有一個人活著,就有希望重建宗門,你們趕緊撤,不管逃到哪裡,隻要能活下來就行。”

蕭雅已經有猜測了。

儘管難以相信,但王五的言語中,宗主多半是遭遇不測,恐怕真如天照宗的人所說,宗主死在邊陲魔鬼之角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