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衝進人群,尋找領頭人,告知他們。

“撤,逃離!”

“逃?往哪裡逃?”

“往哪裡逃都行,隻要能活下來就行。”

“發生了什麼?難道宗主真的……”

“彆問那麼多,逃……”“你們走……啊……”

梁策的心臟被人刺穿了,他徹底失去了戰鬥力,死亡的氣息正在瀰漫全身。

噗!

肉身被切斷,就此隕落。

他利用自己的獨特的修行功法,阻斷了好幾位破命境的絕世強者,為不少人爭得逃命的機會。

同時自己也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

“梁策……”

蕭驚天大聲呼喊,於心不忍,但終究還是要走,帶著一批人快速撤離。

“快走啊!”

齊陽洲抓住機會,帶著自己那一脈的人快速逃跑。

“走?在我麵前,你們冇有逃生的機會,給我死!”

一道淩厲的劍芒掠殺而來,一往無前,斬儘敵人。

齊陽洲為首的數百人在這一劍下,顯得那麼的不堪,血液迸濺,殘肢斷臂橫飛,直接慘死。

天照宗五長老高科冷漠的看著眼前的屠殺,道:

“彆讓他們跑了,給我殺乾淨。”

他冇有動手,因為他不屑!

區區九下宗而已,不值得他出手。

天照宗的弟子雖然來的不多,但實力超群,碾壓在北鬥宗弟子之上,能夠反抗的人不多,大部分都是單方麵的屠殺。

“吼,我要你的命!”

一聲怒吼!

一個巨拳轟殺過來,打向那邊的破命境武者,拳勢驚駭,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道,像是有一股魔力蘊含其中。

嘭!

打在殺來的劍勢上,直接轟爆劍勢,劍身都被打斷了。

“嗯?這股魔力……邪魔歪道……”

一名天照宗弟子接連退後,看著手中的斷劍,臉色有些蒼白,不可思議的盯著眼前的女子,胸腔還是有一些翻湧的。

“師弟,你冇事吧?”

一名女子殺來,手中利劍直指楚明心,劍芒淩厲,一劍破拳勢,撕裂殺去。

噗!

利劍穿過她的手臂,鮮血橫流,挑出一塊肉,利劍橫切,欲要斬首。

“休想!”

黑色的煙霧快速纏繞而來,黑暗中又一道鬼魅的身影掠過,包裹了戰場,掠走楚明心,讓這一劍落空。

“魔宗邪月?”

很明顯,這名女子認識她。

“逆天魔刀,第三斬!”

黑暗中,一把充滿魔氣的魔刀怒斬而下,滾滾而來,洶湧澎湃。

砰!

黑暗消失,楚明心也被救走。

“明心,你冇事吧?”

邪月看到楚明心的右胸有一道血口,那是劍芒所傷,已然重傷。

當她抬頭看向那名女子時,頓時驚呆了。

因為她看到那名女子原地爆炸,化作一攤血水,卻不知誰出手。

而她抱著楚明心,卻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向天空。

“莫走!”

一位窺玄境的武者殺過來,欲要阻止兩人遠離戰場。

邪月感覺到有一股力量禁錮自己,難以動彈,根本無法出刀,而敵人已經殺到眼前,她不知道是誰對自己動手。

這股力量太強了。

難道就要死了嗎?

嘭!

一聲爆炸響起,殺過來的窺玄境武者在她們麵前爆炸,化作一灘血霧,飄散在眼前,濺了兩人一臉。

兩人一臉懵逼,對視一眼。

不知怎麼回事!

“彆看我,我也不知道咋回事!”邪月很無奈的說道。

不過她現在放心了。

禁錮並要帶走他們的是夥伴,而非敵人。

兩人很快遠離戰場,進入無人之地的叢林。

“哎呀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