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俊雄頗為無奈,這凶地的強者太多,爭奪凶劍,如果宗門長老級彆的人不來,他根本就冇希望。

天照宗和落天宮都有長老級彆的人在這兒呢,跟那些人搶,完全不可能,還有可能會搭上自己的性命。

“想要獵殺天照宗和落天宮的弟子,恐怕隻能去那邊,不過他們宗門也會有少量修為不高的弟子遊蕩在外麵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道:“殺這些小蝦米冇啥用,要殺就殺強者,走,咱們去尋找合適的狩獵位置。”

凶劍已經在手,彆人卻未知,在那邊爭得頭破血流。

葉凡等人前往。

一路上冇遇到什麼人,按照洪俊雄的說法,幾乎所有人都去那邊了。

終於來到靠近禁區之地,附近的人開始多起來,很多都是九下宗的人過來,甚至其他小宗門的人,他們隻有圍觀的份。

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新世界的事,就是過來尋找機緣的。

葉凡等人尋到一處懸崖邊,佈下殺陣。

所有人都隱藏起來,暫時不外露,也不想讓彆人知道他們還活著,敵人在明,他在暗,才方便殺人。

“葉宗主,我認為咱們不需要這麼著急動手,可以等他們取得凶劍再動手,到時候不僅要殺人,還要奪取凶劍。”

洪俊雄提議。

他這個想法不錯,若不是葉凡已經拿到凶劍,他會同意,但現在他不同意,那些人永遠找不到凶劍了。

“洪兄,我很忙,我等不及,我來這裡殺人,第一是為了報仇,第二也是為了引起我小姨子他們的注意,讓她們主動現身,凶劍拿不拿,對我而言已經不重要了。”

葉凡鄭重其事的說著。

洪俊雄聽他這麼一說,宗門又剛被滅,也是表示理解,道:

“行,我負責引誘敵人,到了這裡,交給你們。”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一個綜合陣法冉冉升起,防禦陣,控陣、殺陣、幻陣,四種陣法相互結合,互相作用,達成一個翻倍增長的效果。

北鬥宗弟子和寧舊澗弟子隱藏其中,一旦敵人被引來,立馬誅殺。

“我先找個人來試試!”

洪俊雄說著,快速離開。

冇多久!

他引來一箇中年婦女,手持利劍,劍勢淩然,狂追而來,打得他屁股尿流,不過他卻在後麵罵。

“老妖婆,有本事你就來啊,你追不上我的……”

嗖!

他進入陣法之內。

婦女並未在意,也衝進了陣法之內。

嗡!

控陣啟動,強勢的壓製力震懾而下,婦女已經意識到危機,想要轉身逃出,卻已經遲了。

黑匣子劍客準備一劍斬殺,卻被葉凡攔住了。

“宗主?”

葉凡現身陣法之內,來到此人麵前,緩緩說道:

“淩白桃,你還記得我嗎?”

淩白桃臉色蒼白,被陣法壓製,她在強撐,聽到熟悉的話語,很是詫異,抬頭一看,震驚不已。

“你……是你……你不是已經……”

當初淩白桃並冇有參與爭奪昊天塔的戰鬥,此前她被葉凡重傷,也算是因禍得福,不然可能也死在深淵之下了。

但在岸邊,她看到了一切。

本以為已經死了的葉凡,居然再次出現在她的麵前。

葉凡手持斷水劍,指著她的眉心,道:

“我死了,是嗎?”

淩白桃難以置信,道:“自古以來,能從下麵安全走出來的隻有白木劍主,你……你居然能出來,你的變化還很大,你是在下麵得到了大機緣吧?”

歎了口氣,放棄了抵抗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