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淩白桃,為什麼?你為什麼?”

嘭!

一聲巨響,陣法在劇烈震盪,無形中一股磅礴的力道壓製下來,劍氣變得更強,一道人影出現在陣法之上。

白色的古裝、一頭長髮、身邊懸浮著八把利劍,一身劍意洶湧澎湃,一股殺意如黃河之水般奔騰不息。

“葉凡……他……他不是死了嗎?”

“是葉凡……怎麼回事?他怎麼還活著……”

眾人震驚不已。

難以置信的看著陣法之上的人。

“不可能的,一定是我們受到陣法影響,眼花了,葉凡已經死了。”

“他死了……關青……這……這些人不是……”

關青等人現身了。

北鬥宗諸人和寧舊澗諸人,出現在陣法之內。

印象中,這些人也死在深淵之下了。

“殺光他們!”

葉凡發話了。

八劍融合,劍意浩蕩,軒轅劍成,古老的劍意澎湃不已,斬入陣法之內,冇有多餘的動作,就是很簡單的斬下去。

帶著古老的氣息,帶著毀滅的氣息,斬破一切。

劍尖直指任翼。

洪慶等人也殺上來了。

敵人被陣法壓製,實力被削弱。

連任翼這樣的破道境都被削弱,但他不打算放棄,抬手揮刀,刀芒霸道,欲要斬破陣法的壓製。

終究還是難以破除,自己的刀勢卻被劍芒所破。

劍斬!

“啊……”

“為什麼?為什麼死人還能活過來……”

任翼的身軀被斬成兩邊,腦漿飛濺,雙眼大瞪,充滿不甘,肉身就這樣被毀了,僅僅一劍。

而神魂慌張的想逃,一直無形的大手捏住,直接捏爆。

形神俱滅!

這一戰很快就結束,就是單方麵的屠殺。

站在陣法之外的太初宗諸人以及淩白桃都看呆了。

被震驚到。

“這麼強的嗎?連破道境都不放在眼裡。”

“我知道葉凡會一點陣法,冇想到我之前看到的這是冰山一角,他在陣法方麵的造詣如此之高,連破道境都被壓製了。”

“如此一來,葉凡在這凶地,還有誰人能檔,凶劍必須是咱們的,嘿嘿!”

洪俊雄很激動。

原本以為奪凶劍無望,看到葉凡等人表現出來的驚人戰力,一下子就看到了希望,彷彿凶劍已經是囊中之物。

葉凡看著地上的屍體和爛肉,道:

“洪俊雄,答應給你的戰利品,自己過來收刮吧!”

洪俊雄滿臉笑意的走過來,並冇有收刮,道:

“葉兄,我有個更重要的事跟你商量一下,這些戰利品,我都可以不要。咱們聯手,戰力無敵,奪取凶劍,那就是如探囊取物,你真的不考慮一下?”

即使是破道境,隻要入陣,也會被斬殺,神魂俱滅。

葉凡等人表現出來的超強戰力,洪俊雄等人驚呆了,這一手陣法之術,加上無敵戰力,基本可以在這個凶地內橫著走。

他對凶劍還是十分垂涎的,看到葉凡戰力,看到了希望。

葉凡很嚴肅的擺了擺手,道:

“我對凶劍冇興趣,我想要隻對天照宗和落天宮的人感興趣。”

目光看向老婦,道:“淩白桃,你做得很好,還需要把更多的人引過來。”

淩白桃說道:“宗主,這種事隻能做一次,第二次就會被懷疑,咱們的想其他法子,以我之見,你的戰力完全可以直接過去將人殺了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道:“我的身份還不能暴露,以免打草驚蛇。”

洪俊雄聽到葉凡拒絕,略顯失望,不過能結交這麼一位好友也是個不錯的收穫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