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噗!

三個人被這一道劍芒斬碎,直接慘死。

“後麵!”

又有一道金色的劍芒屠殺過來。

一位破命境武者爆發出強大的殺勢,擋住這一道劍芒,卻被劍芒橫推,節節後退,其他人紛紛擋住,最終擊散金色的劍芒。

而下一刻!

三十六道金色的劍芒來自四麵八方,聚攏於中間。

“綜合陣法,此為殺陣,實力還非常強,到底是誰!”

“小心,劍芒後麵有人……啊……”

噗噗噗……

每一道劍芒的後麵都隱藏著一個人,一個滿身殺意的修仙者和武者,將自己的殺芒隱藏在後麵。

當天照宗諸人想辦法對付金色劍芒時,乳白色的劍芒突然殺出,令人措不及防,加上這些人被壓製,根本反應不過來。

一道道鮮血迸濺,血花在綻放,殘肢斷臂橫飛。

一道殺芒殺幾人,五十多人直接慘死。

“北鬥宗……是北鬥宗的人……”

“等會兒,他們……不是死在深淵了嗎?”

“不可能的,他們怎麼還活著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他們驚恐,難以置信。

身邊的夥伴不斷死去,自己不斷被壓製,實力大跌。

一道劍芒穿過心臟,隨後一抖,直接爆炸。

陸瑤一臉冷漠,道:“我們不但活著,還能殺了你們。”

話音剛落,旁邊一位武者的腦袋被擰掉,滾燙的鮮血濺到她身上,餘光看去,那是洪慶的傑作。

死了一排,至少有八人。

慘叫聲不斷傳來。

突然有一道很強的劍氣縱橫掠過,從這邊殺到那邊,橫穿陣法,一襲白衣如影隨形,那是葉凡的身影。

“不……我還冇破陣呢……”

噗……

簡沛死了。

她在想如何破陣,卻已經被葉凡一劍斬殺,斬滅神魂,劍芒掠過,死了近百人。

這一場戰鬥也冇有持續多久。

這些人毫無還手之力。

葉凡看了看身後的屍體,緩緩說道:

“我們該主動出擊了,落天宮的人在哪裡?”邊陲魔鬼之角!

某個角落裡,發生一場激戰,四個女人圍殺三位武者,她們的配合十分默契,彷彿經曆了很長時間的磨合。

一拳、一劍之下,三位敵人已經擒住,殺了兩位,隻留下一個活口。

“你們天照宗的人去哪裡了?怎麼突然全部消失了?”

開口的是楚明月,抓住這人的頭髮,惡狠狠的問道。

這人身上直流血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,道:

“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,我們幾個就是外出曆練,回去時,已經見不到宗門的人了。”

啪!

楚明月一巴掌打下去,直接把下巴打脫臼,大聲道:

“你再不說,信不信我閹了你,讓你變成太監。”

那人啊啊的直叫,已經說不出話來。

秦傾城一隻手握住他的下巴,稍微一用力,掰回來,拿出一把魔刀,刀芒襂人,輕輕一劃,割下肩膀上的一塊肉,鮮血淋漓的留下來。

“你可以不說,但是我會慢慢割掉你身上的肉,排乾你身上的血,你會慢慢痛苦的死去。”

她說著,舔了舔刀上的血跡,一臉玩味和享受。

“變態,瘋子……”

這人憤怒的咆哮,驚恐的看著這幾個女人。

唯一正常的是程湘芸,默默的站在一旁,一臉冷漠,不曾言語。她也就是不折磨人,打架的時候,可是最猛的一個,最不要命的那一個。

哢嚓!

林溫柔一腳踩斷他的腰。

“啊……”

淒慘的叫聲傳來,歇斯底裡,充滿了絕望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回去時,他們就不見了,不過我……我聽說是去對付你們去了,好像是在斷天涯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