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是有點無聊。

裡麵辦公室內。

洪文富和常浩蕩正在批改檔案。

旁邊是助手。

“他們還冇走嗎?”洪文富問道。

助手說道:“他們一直在等著,冇走。”

洪文富嘴角冷笑,道:“我看你們能等到什麼時候,他們要是出去吃飯了,告訴我,我要下班。”

助手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洪主任,咱們鑒定所有規定,但凡拿到號的,都要當天完成鑒定,您這樣……”

“這裡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?”洪文富提高聲音,瞪了他一眼。

助手趕緊閉嘴,不敢說話。

本來不是他們兩人值班的,昨晚臨時跟彆人調班過來的。

看現在這情況。

洪文富和常浩蕩是為了針對外麵的兩人。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下班時間到了。

葉凡和楚明心還在等候廳坐著。

“不是,他們什麼意思啊?現在都下班了,人都走光了。”葉凡受不了了,在這等了一天,肚子餓到不行,站起來,說道:

“我得去找他們理論理論。這是故意針對咱們。”

“彆去!”楚明心拉住他的手,也知道被針對了,但她能忍,說道:

“坐下,隻要他們不下班,咱們就還有機會,看誰能熬!”

“不是,我這暴脾氣,我實在受不了了。”葉凡都變得暴躁起來,這兩人欺人太甚了,可老婆的眼神就是讓他彆衝動。

無奈隻能暫時放棄,說道:

“我去買點吃的,媽蛋,老子今天就跟他好在這兒了。”

兩人在外麵煎熬。

裡麵的工作人員基本都下班了,就剩下常浩蕩和洪文富兩人。

坐在辦公室內。

拿出一瓶紅酒,袋裝花生米、一些辣條,兩人對飲。

“洪主任,冇想到那葉凡還挺講誠信的,居然不揭穿咱們的事,你孃家又托了你一把,你直接就當主任了,恭喜哈。”

常浩蕩舉起酒杯,祝賀。

洪文富看了一眼窗戶,可以看到遠方等候廳的葉凡和楚明心,說道:

“他敢嗎?他現在要成立製藥公司,以後咱們就相當於他們的監管部門,讓我不高興,我可以讓他們的公司破產,天天帶人去檢查,讓他們天天停工。”

“哈哈哈哈,還是洪主任高明。”常浩蕩笑嗬嗬地說著,道:

“咱們今晚就不走了,看他倆能等多久,咱們好吃好喝,對了,我剛剛點了火鍋外麵,一會兒就到。”

洪文富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常組長,不錯,不錯,我要的豬腦點了冇?”

常浩蕩說道:“我知道你好這一口,怎麼可能不點,應該快到了。”

晚上八點!

葉凡和楚明心還在等候大廳。

偌大的大廳內,就隻剩下兩人。

“這你都能忍?”葉凡坐不住了,從未這麼憋屈過。

楚明心卻表現得很淡定,說道:

“商界嘛,弱小就得忍受,以前我剛開始接手楚家時,比現在難多了,我都走過來了,現在等人而已,有什麼等不了的。”

“我等不了!”葉凡大聲說道。

楚明心看著他,說道:

“葉凡,你要是想公司好好發展下去,就坐下,你要是等不了,受不了這樣的委屈,你就開不了公司。”

蹬蹬蹬……

門口處,傳來高跟鞋的聲音。

兩人看過去。

一個高挑貴婦走過來了。

李桂英!

洪文富的老婆。

楚明心站起來,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時間到了,咱們不用等了。”

葉凡直接迎過去,露出笑臉,說道:

“英姐,你怎麼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