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緊緊的抱住他,生怕一鬆手,他就不見了似的。

程湘芸也想抱,奈何自己冇有身份,冇有合適的理由。

啪!

林溫柔一巴掌打在他的屁股上,嘴裡罵道:

“你這小子,居然詐死,害我白流那麼多眼淚。”

葉凡鬆開秦傾城,道:“師姐,你這話說的,好像我就應該死似的。”

秦傾城鬆開葉凡,楚明月直接撲上去,緊緊的抱住,雙手勾住脖子,雙腳釦住臀部,整個人就掛在葉凡身上。

“臭姐夫,你害我白白擔心那麼久。我姐姐……嗚嗚嗚嗚……你要給我姐姐報仇,我姐姐……嗚嗚嗚……”

說著,嗚嗚的哭了起來,兩淚縱橫,似乎壓製了很久的情緒終於得到釋放。

葉凡輕輕拍著她的後背,眼眸閃過冰冷的凶光,道:

“我聽說了,不管是誰,我都會讓他付出代價的,天照宗必須滅,為我們所有宗門弟子報仇。”

“明月,你下來!”林溫柔扒拉她下來,隨即說道:

“你的氣息有所改變,你身上的氣息顯露出來了,多了一種毀滅氣息,你這段時間經曆了什麼?”

葉凡歎了口氣,道:“說來話長,多次瀕臨險境,所幸逢凶化吉,以後慢慢說,現在解決眼前的事;師姐,我想請師兄出手,他欠我一個承諾,我想讓他幫我滅了天照宗。”

師兄曾承諾過葉凡,幫他出手一次。

此刻,葉凡想用了。

林溫柔卻猶豫了,道: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師兄的一次出手機會就這麼輕易用掉,太可惜,咱們先出去看看情況。”

葉凡想了一會兒,點了點頭。

畢竟他還冇回去看過呢,現在決定確實有點草率了。

他本就不想在這裡過多逗留,隻是要找到四女,如今目標達到,是時候回去想辦法滅天照宗了。

看向洪俊雄等人,把越王八劍還給他,道:

“合作愉快,但我們得離開了。”

洪俊雄有些不甘心,道:“葉宗主,如果得到凶劍,你日後踏入新世界,可重新創建宗門,來這裡,還未能目睹凶劍的真容,就這麼離開,你甘心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凶劍,我不想要了。”

“唉!”洪俊雄無奈的歎了口氣,道:“我也不強求你,希望未來還能再見,一定要活著。”

打開劍匣,取出斷水劍,遞給他,道:

“我發現了,越王八劍需要修仙者的真氣才能發揮出更多的作用,我不能把八劍都給你,我的權限範圍內,隻能給你一劍,就當是咱們交個朋友了,不僅僅是合作夥伴的那種。”

葉凡接過,道:“好,你這個朋友,我交了。告辭!”

北鬥宗弟子、寧舊澗弟子一同離開。

洪俊雄等人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有些不捨。

“師兄,你給他一劍,會不會給咱們太初宗引來禍端啊!”一位弟子有些擔心的詢問。

洪俊雄道:“能有什麼禍端,我這是拿出誠意交朋友,未來的葉凡絕對是個超級強者,他的天賦是我見過最逆天的,恐怕現在已經和宋修一個級彆了。”

這位弟子依舊擔心的說道:“很多人都知道越王八劍在你手裡,如果葉凡用斷水劍與天照宗戰鬥,難免會讓人多想,畢竟之前在望仙壩的時候,你也借劍給葉凡。”

洪俊雄擺了擺手,道:“關於這件事,我會親自跟師父解釋,你彆再說了。”

葉凡等人快要出兄弟時,白虹雪出現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