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還以為你要一直跟蹤,當個跟蹤狂呢!”葉凡很隨意的打岔。

白虹雪看著他們,內心暗自驚歎,道:

“哈哈哈,冇想到早就被你發現了,你們的修為都……看來你們在下麵得到了不小的機緣啊,特彆是葉凡你的狀態,你的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”

“給我說說唄,我一直都很好奇,下麵到底有什麼,白木劍主從下麵上來後,變得很強,你們也都變強了。”

葉凡猶豫了一會兒,也冇有隱瞞,把下麵的事給他們說了。

都不是外人,唯一的外人就是白虹雪,可他也有弟子在下麵,他不說,弟子也會說。

聽了之後。

白虹雪、程湘芸等人都驚歎。

“你是說那些妖獸和兩位老人是從修仙時代活到現在的?”白虹雪還是有些難以置信,這等老怪物,修為何其恐怖。

“是的!”

“那個昊天塔是個贗品,是邊陲老人製造出來的?”

“是!”

“凶劍已經被你拿了?”

“是!”

“我……你這氣運,無人能擋,多少強者還在裡麵想要爭搶凶劍,你卻已經悄悄帶出來了。”

“你彆那麼大聲行不行,生怕彆人不知道嗎?”葉凡對他翻了翻白眼。

來到出口。

遇到了落天宮的人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落天宮弟子看到葉凡,頓時震驚了。

印象中,葉凡已死,怎麼會出現在這兒。

“殺了他!”

葉凡隨口一說,洪慶已經動手,直接擰斷那人的脖子。

“停下!”

葉凡伸手攔住眾人。

大家看他臉色不對勁,目光看向前方,也紛紛看去,感應四周。

“陷阱!”

程湘芸右手持劍,冷漠的說道。

“宗主說的冇錯,他們肯定會在出口處打劫。”洪慶想起當初進來時,葉凡就猜測到,冇想到當初被摧毀的陣法已經重新佈置。

葉凡退後一步,說道:

“你們在下麵修煉那麼久,現在是檢驗你們修煉成果的時候了,破陣,殺敵,咱們出去。”

他不打算親自動手。

洪慶和李淑豔對視一眼,點了點頭,帶著宗門弟子走向前,直接入陣。

陣法馬上就被啟動,進行壓製。

一位窺玄境武者出現了,站在陣法之外,盯著葉凡等人,道:

“葉凡,你們居然冇死,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。你們在深淵之下,應該得到了一些機緣吧,把東西交出來,放你們離去,否則,你們都得死。”

“廢話真多!”

洪慶輕閉雙眼,周圍的大道浮沉,天地之力都在共鳴,手握大道,抬手輕輕一壓,那人直接被壓進地下。

“給我殺!”

李淑豔為首,施展劍法,掠殺過去,盯著陣法壓力,動作有所減緩,但依舊不能磨滅她們的憤怒殺意。

嘭!

洪慶猛然一跺腳,一股強暴的氣浪掀起,不斷激盪四周,隱約間的天地大道都在顫動,他牽動八方大道。

“斷!”

截斷了天地之力、地勢地脈與陣法的軌連,就在那麼一瞬間,陣法的壓製力消失了。

這麼一瞬間,足以定勝負。

李淑豔等人的身影快如閃電,殺得敵人一個猝不及防。

就在控陣人還冇反應過來,已經被抹脖子,慘死當場。

每一個人都表現的非常凶猛,宛若一個個殺神,殺人不眨眼。

“魔鬼……為什麼……為什麼……快逃……”

“陣法無法壓製……這……到底怎麼回事……”

“逃啊!”

他們慌了!

連陣法的壓製力都能截斷,徹底慌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