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的身影在原地消失,伴隨著一道劍影殘留,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:

“想逃,冇那麼容易!”

八道劍芒,縱橫八方,地表出現八條裂縫,劍芒瞬息而至,掠殺過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慘叫連連,一具具屍體橫飛,鮮血迸濺,染紅了這片空間。

但還是有那麼幾個人逃掉了。

葉凡回頭,身後的戰鬥也基本結束,陣法被洪慶破了。

欣慰的點了點頭,這些人的進步有目共睹。

“變得這麼強了!”

程湘芸有些感慨的看著陸瑤,幾乎已經跟自己差不多,在下麵的曆練居然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把人變得這麼強。

葉凡大手一揮,道:“走,回去!”

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遠去。“葉凡還活著!”

落天宮內,一名狼狽逃回去的弟子上報長老。

“還活著?”長老有些詫異,眉頭一皺,低語道:

“古往今來,但凡真正進入深淵之人,無論修為,都是死路一條,也就劍神塚的白木劍神能從裡麵活著出來過,出來之後實力更是大增,如今葉凡居然也活著出來了……”

“三長老,不僅是葉凡,他身邊的幾百人也都一起活著出來的,我們在出口設下的陷阱,根本攔不住,葉凡都不用出手,其他人便可破陣,那些人都變得好強。”

“什麼?幾百人?”三長老更加震驚。

一人出來已經讓人驚訝,幾百人,這是一股多麼強大力量。

如今落天宮和葉凡有著不解之仇,勢必會被報複。

旁邊一位女子有些不解,道:“三長老,你在擔心什麼呢,你還怕葉凡一人能把咱們落天宮怎麼樣嗎?嗬嗬,你想多了,咱們可是六上宗之一,不是九下宗,任他拿捏。”

三長老看了一眼旁邊的女子,道:

“林護法,我相信葉凡一人不可能顛覆咱們落天宮,可他能從深淵之下走出來,上一個走出來的人可是白木劍主,如果他真要找我們報複,尋找機會時不時殺一兩人,也很難受,而且他的報複對象絕對不是弱者,至少也是破命境以上。”

林護法依舊淡定,道:“那簡單,不讓他活著便是。幾個月前,天照宗已經滅了他的宗門,他若出來,必定第一個找的是天照宗,天照宗雖然這些年實力有所衰退,但這麼多年的底蘊還在,怎麼說也是六上宗之一。”

“你若不放心,派一些弟子配合天照宗,參與掠殺葉凡,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咱們去操心,天照宗自會滅殺葉凡。”

她雖然聽到了一些關於葉凡的故事,知道他是個強悍的後輩,但從未把他放在眼裡,終究是個跳梁小醜。

他現在關心的是凶劍!

聽到女子這麼說,三長老也點了點頭,道:

“你下去吧,我們自會安排,我得親自去一趟天照宗,這葉凡絕對不能活太長時間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等人潛伏回去。

再臨北鬥宗遺址時,看到一片狼藉,早已不成樣,還聞到屍體的惡臭味。

很多地方已經開始長草。

葉凡的怒火一下子暴漲起來,雙目幾乎要冒火,翻騰滾滾的殺意在瀰漫,不斷的鋪蓋八方。

雙眸始終盯著北鬥宗的遺址,這裡承載了他太多的記憶。

武道世界的家、兄弟姐妹們歡聲笑語的記憶湧上來、無數弟子們修煉的場景浮現在腦海中……

其他弟子們也充滿怒火,跑過去尋找屍體,看有冇有認識的人。

可是很多屍體已經腐爛,看不出誰是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