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什麼會這樣……”

“天照宗,我與你們勢不兩立,我這輩子存在的意義就是屠儘天照宗。”

“師兄……驚天……”

“齊陽洲……魏楚……你們……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都眼眶泛紅,殺意滔天,不停的尋找。

唯獨葉凡一言不發,眼眶泛紅,眼眸如刀,掃視著北鬥宗的遺址。

寧舊澗的人也回去了。

她們那邊也不好受,同樣是看到寧舊澗遺址,昔日重重早已不複存在。

兩個宗門,同樣的遭遇。

“姐夫,我找不到姐姐的屍體。”楚明月在他耳邊說著,聲音都帶著哭腔,道:

“姐夫,你一定要給我姐姐報仇,屠儘天照宗。”

葉凡咬牙切齒,他在壓製悲痛,低沉道:

“仇肯定要報的,天照宗必須要滅,但是現在我們得讓死去的兄弟們安息,走好。”

“洪慶!”

“到!”

“北鬥宗諸位弟子們!”

“到!”

葉凡泛紅的雙眼,淚花在眼眶裡打滾,終於忍不住了,兩行淚流下來,咬牙切齒道:

“把兄弟姐妹們都安葬入墓,這裡就是他們永遠的家,每人一個墓,如果還能認出姓名的,立碑。”

“是!”

所有人忍著悲痛,甚至有人大聲哭出來。

開始挖坑,埋葬宗門弟子。

不少弟子被巨石壓著,被巨樹壓著,被黃土埋著,他們都要找出來,挖地三尺,把兄弟姐妹們好生安葬。

一個個墳墓立起來,一塊塊墓碑立起來。

曾經的北鬥宗地址,如今墳墓林立,埋葬的都是北鬥宗的忠魂。

這一壯舉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。

一些宗門弟子前來觀看,也被這場景感染。

在武道世界,死人是常有的事,拋屍荒野也屬於正常現象,唯有至親之人纔會把你埋葬,幫你立碑。

身為修仙之人,他們挖坑,埋葬,速度極快。

一天的功夫,幾千個墳墓出現,還在不斷增加。

“不是傳聞北鬥宗宗主葉凡死了嗎?”

“這不冇死嘛,他回來了,我聽說他很強的,唯一一個九下宗殺入六上宗還能全身而退的人。”

“他這次回來,天照宗要遭殃了,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的,他是個重情重義的人,你看他現在就知道了,親手埋葬宗門弟子,從未有任何宗門的宗主能做到這一點,我敬佩他,我也希望他能打敗天照宗,開創曆史。”

“曾經的北鬥宗可是六上宗之下最令人嚮往的宗門,葉凡更是令無數人著迷、視為偶像的存在,冇想到竟落得這般淒慘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都在惋惜,曾經輝煌無比的北鬥宗,居然就這樣冇了。

曾經意氣風發的北鬥宗宗主葉凡,此刻悲憤交加,埋葬宗門弟子。

兩天時間!

這裡已經立起上萬個墳墓。

這一天!

江春曉來了。

她代表的是望海樓。

“葉宗主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!”江春曉難掩心中的激動,急忙拿出傳訊符,告知樓主池小天,看著周圍數不勝數的墳墓,道:

“葉宗主,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,樓主也想來看你,但他的身份讓他不能輕易跟你見麵,所以派我來,他聽說你還活著的訊息時,很激動。”

葉凡看著她,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,他在壓製內心極大的殺意,道:

“江道友,麻煩你回去告訴小天,我要天照宗所有高層的資料,我要屠儘天照宗。”

江春曉拿出一封信,遞給他,道:

“樓主猜到你會這麼做,讓我把這封信交給你,你看完之後再做決定,切莫衝動,但天照宗肯定是要滅的,你看看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