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拿出斷水劍,一瞬間,劍氣狂蕩,肆虐八方,狂暴的殺意一點都不掩飾,不斷覆蓋更大的範圍。

“很好,我就知道你們會來的!”

一劍在手,劍氣縱橫,古老的劍氣快速瀰漫而出,毀滅的氣息絲毫不掩飾。

天照宗弟子足有三千人,每一個都高高的抬起頭,趾高氣揚,俯視的態度盯著葉凡等人,彷彿看著螻蟻般。

一位年輕弟子開口了:

“葉凡,宗門被滅的滋味如何?我知道你很生氣,你對我們恨之入骨,但沒關係的,你的恨在我這兒絲毫不值錢,你永遠隻是九下宗,而我纔是六上宗,你就永遠被我踩在腳下!”

“你也不用悲傷太久,因為你很快就可以去地獄見他們了,你們在場的人都得死,你們現在埋葬彆人,等你們死了,會有人將你們安葬嗎?”

一臉的冷嘲熱諷,言語中儘顯傲慢和不屑。

在她的眼中,九下宗如螻蟻,六上宗高高在上,她的言論代表大多數人。

“哼,六上宗有什麼了不起的,我這就斬你……”

“站住!”

葉凡手中的劍一橫,劍氣擋住黑匣子劍客前進的道路,雙眸依舊冷漠的盯著那位說話的女子,緩緩道:

“你們繼續安葬宗門弟子,這些人交給我,我會讓他們全部在這裡陪葬,一個都走不掉。”

毀滅的氣息快速瀰漫,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陽圖,毀滅氣息隱藏其中,劍氣縱橫,劍芒淩厲。

不知何時!

天空烏雲密佈,黑雲將天空遮蔽,天空一下子昏沉下來,還有點悶熱。

快要下暴雨了。

“我葉凡在此發誓,從這一刻開始,天照宗弟子,我見一個殺一個,直到屠儘。”葉凡的聲音如同洪鐘,響亮而雄渾,傳遍八方,不斷迴盪,貫徹進入每一個人的耳中。

雙眸帶著濃烈的殺意,古老的氣息已經在瀰漫。

“那就從你們開始吧!”

嗖!

整個人在原地消失,直沖人群,伴隨著的是兩道淩厲的劍芒破開虛空,掠殺過去,帶著無儘的毀滅。

“給我……啊……這麼快?”

之前說話的女子第一個被殺,她還冇反應過來,身體已經被劈成兩瓣,鮮血橫流,大腸流出。

難以置信,半邊腦袋想要回頭,卻已經轉不動,隻聽到噗噗鮮血飆射的聲音,那是同伴被屠,慘叫連連傳來。

鏘鏘鏘!

葉凡如同餓狼如羊群,雙手持劍,劍芒淩厲,所向披靡,無人能擋,屠殺近百人,鮮血在飆射,染紅了這片天空。

終於有人擋住他的雙劍。

是五位窺玄境武者,拚儘全力,擋住,但也被猛然擊飛數百米,滿臉驚訝。

“這麼強?”

“噗……好強啊……”

葉凡停下了,一身殺意奔騰,一手持斷水劍,一手持陰陽尺,兩道劍芒依舊淩厲,眼眸盯著五位窺玄境。

“就憑你們?”

古樸的劍芒一斬,冇有華麗的招式,帶著古樸劍意揮斬而去,切斷空間,直逼五位窺玄境武者。

“更強了,快,攔住他!”

五位窺玄境慌了。

死亡的窒息感襲來,這一劍看似簡單,實則比剛纔強不知多少倍。

近百位窺玄境湊過來幫忙,還有八位破道境武者加入。

“哼!”

葉凡揮動著古劍法,發出不屑的輕哼。古老的劍意,縱橫無敵,斬儘一切。

一百多位窺玄境武者聯手的殺勢何其強大,如同山海奔騰,洶湧澎湃,加上八位破道境武者的鼎力支援。

這是一股毀滅性的力量,任何人都會為之忌憚,心生恐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