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然而,葉凡不躲不閃,手持斷水劍,劍意古樸,直斬而下。

鏘鏘鏘……

冇有什麼能阻擋,斬破山海殺勢,如同玻璃碎片般崩塌,斬向手持利刃之人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……”

“我不甘心……啊……”

發出怒吼!

充滿不甘!

利劍殺芒淩厲無比,斬殺無敵,窺玄境武者們感受到了死亡的窒息感。

鮮血迸濺,身軀被劈成兩半,殘肢斷臂橫飛。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破道境高科難以置信的砸在地上,爬起來,臉色蒼白,沾著泥土,臟兮兮,不可思議的看著依舊在揮劍的葉凡。

轟隆!

一聲驚雷炸響。

嘩啦啦!

大雨來了。

珍珠般的大雨在昏沉的天空中傾瀉而下,時不時會有閃電,照亮半邊天。

雨水沖刷地上的血液,被染成了紅色。

大雨傾盆,拍打著大地。

“五長老,他好強,怎麼辦?”

一位窺玄境武者來到他的身邊,眼神裡帶著恐懼,有點打退堂鼓的意思。

高科站起來,擦掉嘴角的血跡,雙目如刀,一身殺意奔騰在周身,抬眸直視遠方的葉凡,殺意正濃,道:

“天照宗弟子聽令,集中人手,誅殺葉凡!”

“喝!”

幾千人應聲大喝,聲勢震天,紛紛將目光投向葉凡,手握兵刃,飽含殺意。

將葉凡圍堵得水泄不通。

高科抬手,長刀在手,刀威浩蕩,道:

“葉凡,你確實很強,但不管你多強,今日必殺你,將你北鬥宗趕儘殺絕,給我殺!”

他第一個殺上去。

揮動手中長刀,刀芒霸道,撕裂虛空,引動天地之力,縱橫而來,十分強勢。

葉凡站在敵人中央,將陰陽尺收起來,將斷水劍收起來。

呼啦啦!

他整個人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古樸氣息,濃鬱且極具毀滅性,無形中出現了極強的震懾力,壓製四周。

腳下的陰陽圖溝通天地陰陽,擾亂範圍之內的陰陽平衡。

無數敵人驚慌,體內陰陽被撥動,一下子失衡。

毀滅氣息越來越濃烈,瀰漫周身,在這滂沱大雨中滲透,帶著震懾氣息,彷彿雨滴都被賦予沉重的壓力。

右手握拳,在這一瞬間,滾滾拳意奔騰,直逼寰宇,天空之上的黑雲彷彿被這拳意驚擾,炸起滾滾驚雷。

站在墳墓之中的林溫柔感受到這恐怖的拳意,驚呆了,道:

“這拳……恐怖如斯……前所未有!”

林溫柔作為一個拳法修仙者,從未見過這麼驚人的巨拳,單這股拳意就讓人難以呼吸,拳意滾滾,帶著無儘毀滅。

“姐夫……碾碎他們!”

楚明月很激動,看到姐夫展現出來的戰力非常驚人,又驚又喜。

其他人又何嘗不震驚呢。

宗主究竟變得有多強,他們冇有人知道,隻知道很強很強。

葉凡的巨拳揮動。

拳意動八方,壓製無數人,腳下陰陽圖同時牽製。

轟隆隆!

巨拳揮去,橫推一切,不管前方多少人,在這一拳之下,都顯得那麼無力,滾滾拳意向前橫推。

“不……啊……”

葉凡的麵前出現一個巨坑,巨坑延長千米之遠,有很多血跡,還有殘肢斷臂……

“我不甘……”

高科正在這一拳中央,直麵了這一拳之威。

他本以為自己的長刀可以阻擋,卻發現多麼無力,刀勢崩,刀身碎,肉身毀、神魂滅!

徹底死去。

一拳橫推千米,連觀戰之人都驚恐而逃,不敢靠近。

以葉凡為中心,不僅僅隻有一個方向,四周都出現了巨大的裂縫,震懾無數人,根本無法近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