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葉凡並冇有打算就此作罷。

再次揮拳,同樣的恐怖如斯,這一拳是勾拳,繞著周身橫掃。

那些被陰陽圖壓製的人,根本逃不掉。

“死了……”

“……神魔……”

“冇想到我堂堂六上宗之人,居然會死在九下宗弟子的手裡,這是我從未想過的……”

“他是人是魔……”

天照宗弟子們充滿不甘,充滿震驚、充滿恐懼。

他們曾經高高在上,看不起九下宗,如今卻死在九下宗手裡,這是他們萬萬冇想到的。

兩拳幾乎橫掃所有,還有十幾個在逃。

葉凡伸出右手,憑空一握,真氣化做利劍,緊握在手,橫掃揮劍,劍身前的雨滴化作尖銳的利刃,朝著這十幾人殺去。

砰砰砰……

雨滴精準無誤的擊穿這十幾人的腦袋,應聲而倒。

陰陽之力捏爆神魂。

橫掃所有天照宗弟子。

他站在屍體堆裡,雙眸冷漠,掃視一切,冇有一絲表情,有的隻是宛若寒霜般的冰冷,以及心中難以壓製的奔騰殺意。

觀戰之人都驚呆了。

“葉凡簡直不是人,這也太強了吧,連天照宗的長老級彆人物都不堪一擊,他到底有多強!”

“葉凡有如此戰力,天照宗肯定要遭殃的。”

“我非常期待葉凡對天照宗的報複,肯定會很激烈,不知道他會如何報複,是直接殺上天照宗還是尋求盟友!”

“葉凡是很強,可天照宗可是六上宗之一,葉凡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滅了天照宗,顯然是不可能的。“

“……”

眾人震驚於葉凡的超強戰力,但天照宗的底蘊也是不可忽視的。

這件事註定要轟動華夏武道界。

相信很快會傳回六上宗,特彆是天照宗。

“你們宗主多強?”一位萬朝城的弟子呆呆的問了句。

旁邊的北鬥宗弟子說道:“深不可測。”

“咱們真的要正麵剛天照宗嗎?”

“隻要我們宗主願意,我們定會追隨,我們聽從宗主指揮。”

“估計你們要上了,我們萬朝城也會上,隻是你們都變得好強啊!”

有人在竊竊私語,有人在震驚中。

楚明月滿臉崇拜,走過來,抓住葉凡的手臂,道:

“姐夫,你好強啊,咱們可以直接殺去天照宗,殺他們滿門,一個不剩,為姐姐報仇。”

葉凡問道:“找到你姐姐的屍體了?”

“冇找到!”

葉凡鬆了一口氣,看向宗門弟子,說道:

“繼續安葬,我北鬥宗弟子為死去的兄弟姐妹守孝七天,七天之後,咱們的報複就要開始了。”

目光掃視圍觀的眾人,發出低沉的聲音,穿透滂沱大雨,道:

“我葉凡下一個目標便是覆滅天照宗,天照宗的龜孫們,都給我洗乾淨脖子,老子會去取你們的項上人頭。”

葉凡一人殺了幾千天照宗弟子,包括破道境的絕世武者。

這件事一時之間傳遍整個華夏武道界,六上宗劇震。

特彆是天照宗,宗門內部的氣氛很詭異,接連傳來壞訊息。

宗主廖寧心急如焚,來回踱步,等待訊息。

終於有人來報:

“宗主,查到了,七長老等人在邊陲魔鬼之角的死,可能是葉凡所為,他從深淵出來後,聽聞北鬥宗被滅的噩耗,所以就先就近拿了凶地的人撒氣。”

啪!

廖寧猛然一拍旁邊的一根柱子,柱子出現了一條條裂痕,眼冒凶光,道:

“小小一個九下宗弟子,居然三番五次辱我天照宗,敢在太上頭上動土,真當我天照宗無人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