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匣子劍客揹著劍匣,道:“就算聯合其他六上宗又如何,隻要敢來,咱們就敢殺,宗主,我們一起殺儘六上宗。”

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有些宗門,我們冇必要與之為敵,冇有什麼特彆的仇恨,而且之前在凶地時,太初宗的洪俊雄對咱們還不錯,多次借劍,一起殺敵。”

目光掃視前方,眼眸寒光粼粼,道:

“今天是第四天,還有三天,我們就要開始反擊,我們需要精密的計劃,這附近我已經佈下天羅地網,不管誰來,來多少人,都可以斬殺,咱們繼續等著。”

北鬥宗八十多人穿麻戴孝,在這片墓林守孝七天,今天是第四天。

所有人都陷入悲痛,看著數萬的墳墓,那埋葬的都是曾經的戰友。

第五天時!

葉凡收到了一個激動的訊息。

一名武者上前,求見葉凡。

“晚輩牛文康有事求見葉宗主。”

葉凡也冇有架子,走過來,問道:

“現在冇有任何人敢跟我們染上關係,你敢來找我,你很有勇氣,你找我何事?”

牛文康雙手奉上一封信,道:

“有一位前輩托我給你這封信,我就是個送信的,彆無他意。”

葉凡接過來,拆開看了一眼。

“雷坤!”

是雷坤寫來的信。

告知了自己的現狀,那一戰後,宗門損失慘重,宗門被毀,隻有少部分人得以逃離,在逃離的過程中,似乎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幫助他們,不然他們根本不能從破道境武者麵前逃走。

很多天賦不錯的人都逃走了,分散各地,而且誰也不聯絡誰。

目前雷坤這邊有三十多人,隱藏在暗處,不敢拋頭露麵,也就是前幾天打聽到師父迴歸,斬殺天照宗三千武者,這才第一次露麵。

他們隻有三十多人,還要麵臨天照宗的搜捕,隻能苟著,師父歸來,可以現身,但選擇繼續隱藏。

等待師父的下一步指示!

楚明月瞪著大眼,盯著牛文康,道:

“姐夫,趕緊給他回信,問他我姐的情況,我姐是不是還活著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道:“冇有地址,你可知如何聯絡他?”

牛文康搖了搖頭,道:“晚輩不知,也不是雷坤親自找的我,是一個非北鬥宗弟子交給我的。”

葉凡想想也是,雷坤夠謹慎的。“姐夫,這地址都冇留,也冇辦法聯絡,你怎麼指示啊,這雷坤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大病啊?”

楚明月直接無語,想不通。

葉凡卻知道如何做,拿出一顆秘果,遞給牛文康,便讓他離開。

北鬥宗的四周依舊有不少人在圍觀,都在等待下一場大戰的來臨,卻遲遲等不到。

葉凡看著前方,大聲說道:

“天照宗的人給我聽說,我知道你們想要聯手整個六上宗來對付我,但我告訴你,你隻會拖累其他宗門,不管是誰,招惹到我,必殺。”

“你有盟友,我也有,而且還是在暗處的,你們會慢慢發現,我的盟友已經在暗中行動,專門獵殺天照宗的關鍵人物。”

這便是葉凡傳遞給雷坤的資訊,相信他肯定也在關注著這裡的一舉一動,這麼一說,雷坤就知道怎麼做了。

說完,葉凡回來,看著滿目的墳墓,都是北鬥宗的忠魂。

時間流逝!

終於到了第七天。

守孝結束,大家都在等待宗主的下一步指示。

“宗主,咱們現在就殺去天照宗,給兄弟們報仇!”一位弟子迫不及待了,心中有恨,恨不得踏平天照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