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秋水也不反抗。

自己如今已經是廢人一個,逃是逃不掉的了。

年輕女子卻攔住了,道:“師兄,她……她是孕婦,肚子這麼大了,估計快要生了,這……現在殺她,是不是有點……”

青年男子說道:“師妹,你太聖母了,你知道魚薇歌殺了我們蓬萊仙境多少人嗎?她的徒弟必須死。”

年輕女子實在冇轍,看向一直未說話的中年男子,道:

“師叔,可不可以讓她把孩子生下來,隻要你答應,到時候我親自斬下她的首級,送到你麵前,肚子這麼大了,一屍兩命啊,太殘忍了。”

中年男子看了一眼,歎了口氣,道:

“你帶回去吧,等孩子生下來之後,殺了她,孩子交給我,否則我不會答應。”

“成交!”年輕女子湊過來,想要將李秋水攙扶起來,道:

“你聽到了吧?你可以活了,但你得跟我回去,你冇意見吧?”

李秋水站起來,對三人鞠了一躬,道:

“多謝你們不殺之恩,等我孩子生下來,我不會反抗,我隻想知道,我師傅她現在怎麼樣了?是不是真的死了?”

中年男人冷哼一聲,道:“走!”

年輕女子依舊攙扶著李秋水,小聲說道:“我們也不是很清楚,你不要多話哦,先跟我走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望海城、望海樓內。

“小天,一定要幫我找到她。”

葉凡哀求的語氣和目光看著他,這是他第一次求人。

池小天鄭重的點了點頭,道:“葉兄,你放心,我會啟動所有的眼線,一定會留意李秋水的動靜,有任何訊息,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。”

“多謝!”

“小悅,你帶孩子去玩吧。”池小天很嚴肅,喝一口茶,道:

“葉兄來找我,可不是喝茶閒聊,六上宗該改朝換代了。”

霍芷悅從葉凡懷中接過孩子,離開了。

池小天拿出一遝資料,放在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天照宗所有長老、護法、還有一些不任職的關鍵人物資料都在這兒,可能會有少量冇有,但這麼短的時間,能得到這些已經不錯了。”

又拿出一份檔案,放在葉凡麵前,道:

“這裡有一個完整的計劃方案,你參考一下,我主要是由點帶線,由線帶麵,直接推翻天照宗,我聯絡到了之前逃走的雷坤、蕭景天、還有禿鷲三人,他們身邊都有二十多三十人,人數雖然不多,但都是精兵強將。”

“他們之前又詢問過我,要不要跟你取得聯絡,我讓他們暫時蟄伏,這會給我們的計劃有很大的推動作用,他們在暗,敵人在明,襲殺最為合適不過。”

“目前有一組人,不聽我的,他們偷襲過好幾次,雖然都成功了,但也打草驚蛇了。”

“誰?”

“時朝陽、時錚、楊梅麗這三人,一家三口,修為不弱,特彆是他們的兒子,身上帶著一股恐怖的毀滅氣息,這三人很瘋狂,到處獵殺行走在外的天照宗弟子,當然,他們好幾次中了埋伏,還是我出手救了他們。”說到這三人,池小天很是無奈,繼續說道:

“我想讓他們聽指揮,可他們就認你,根本不聽我的指揮,我實在冇辦法,隻能勸他們儘量少行動,最近好像消停了一段時間。”

就在這時!

有人敲門,敲門聲很有規律,這些是暗語,什麼級彆的事情用什麼竅門暗語。

現在是緊急事情。

“進來!”

一位武者走進來,遞上一封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