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七護法,你讓你手下幾個小弟子去天照宗,配合他們狙殺葉凡,不需要多強,破凡境就夠了,重在參與。”

七護法有些不解,道:“宗主,你應該知道洛長老的態度,他多次表態,要賭在葉凡身上,而且他說過葉凡極有可能屬於袁天師一脈,他親自接待天照宗周玫,估計已經拒絕了。您這是……”

宗主餘漳嘴角微微一揚,道:“我知道他肯定會拒絕,所以我才讓你去做嘛,洛長老多次跟我說過,我也比較相信,但不能全信,我們得做兩手準備不是?”

七護法一下子就頓悟了,道:“宗主,我明白了,不管那邊,咱們都要賭,妙!”

說罷,準備轉身離去。

“等等!”餘漳看著她,鄭重的說道:“此事,我並不知曉,你懂?”

七護法點頭,道:“我今日從未見過宗主,支援天照宗是我擅作主張的。”

餘漳點了點頭,她這才退出去。

————

北鬥宗已經人去樓空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線,踩著月光前行,他們需要潛伏進入計劃點。

月光之下,人影劃過。

噗!

“啊……”

“被髮現了……額……”

北鬥宗諸人離開宗門,被人監視。

想要潛伏到預定點,首先就是要解決點跟蹤的尾巴,尋找機會,迅速解決。

嘭!

一拳爆頭,打得腦漿飛濺。

“讓你跟,本大小姐打爆你的腦袋。”

“明月,快走!”

“表姐,我來了!”

楚明月走之前,還狠狠地踩一腳,心中怒火得到了發泄。

餘嘉芸修為不高,跑得也不快,被人帶著走。

“明月,打死就行,以最快的方式,彆戀戰,你要是不聽話,我告訴你姐夫。”

楚明月抱住她的腰,快速奔走,道:

“芸姐,我聽話,我就是壓抑太久了,這些王八蛋,我恨不得將他們剁碎了喂狗。”

就在她們前腳剛離開。

五條大狗出現,長相奇醜,體型龐大,足有兩米長,每一條狗都地上橫陳的十幾具屍體,留著哈喇子。

一位斷臂男子坐在後麵的一條大狗背上,這條大狗已經進化成妖獸,雙眸靈動,馱著主人。

男子淡淡的說道:“開動!”

五條大狗開吃,場麵很殘忍。

男子的眼眸中帶著淩厲的殺意,看著某個方向,道:

“宗主,這一戰,我在暗中助你。”

這時,三個人從暗處走出來,來到他的身邊,道:

“五叔,咱們真的不需要通知宗主他們嗎?”

此人正是王五,他斷了一條手臂,體內受重傷,修為大跌,當初是惡犬們救了他,不然他就慘死當場。

醒來後,他一度迷茫,但很快緩過神來,聽到時朝陽一家三口掠殺天照宗的訊息,努力聯絡,也是最近才聯絡上的。

這一家三口雖然不聽池小天的話,但卻很聽王五的。

王五搖了搖頭,道:“宗主他們在明,咱們在暗,這次行動的不僅是天照宗,還有落天宮、天狗宗、太初宗等六上宗,咱們任重道遠,走。”

“五叔,下一個目標是誰?”

王五坐在大狗背上,逃出一張地圖,道:

“天照宗八護法趙文彬,時錚,這個局,你的位置很關鍵。”

時錚鄭重的點了點頭,道:“叔,我聽你的……”

“冇大冇小,喊王爺爺!”楊梅麗瞪了兒子一眼。

王五擺了擺手,道:“武道世界,強者為尊,按理說,我該喊他前輩呢,時錚的天賦很特殊,可能跟他的成長環境有關,很強大,要好好教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