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梅麗說道:“五叔,您這是什麼話啊,您是長輩,我們喊你叔,這孩子還喊你叔,那不是跟我們同輩啦,這怎麼行,喊爺爺。”

時錚有些不情願,道:“王爺爺……”

王五看大狗們吃得差不多了,道:“稱呼而已,不重要,咱們該走了,今晚月光很亮,希望宗主他們能按照自己的計劃行動,咱們也要執行自己的計劃了。”潛伏需要時間,需要機會,分成各個小分隊進行潛伏,等待機會,一天完不成。

葉凡並冇有選擇潛伏,他就是敵人最大的目標,無數雙眼睛盯著他看,他需要吸引敵人的注意力。

如今的他隻身一人,站在儋州城內,大搖大擺,看了一眼盯著他的無數雙眼睛,點了一隻烤羊腿,點了白酒。

獨自一人飲酒。

不少人認識他,也隻是小聲議論,並不敢大聲。

“葉凡還有心思來這兒喝酒,宗門都被滅了,不會就此頹廢下去了吧。”

“誰知道呢,之前披麻戴孝七天,為死去的宗門弟子守孝,可以看出,葉宗主是個重情重義的人,在武道界,試問誰人能做到。”

“確實難得,之前表現出來的戰力也很強勁,隻可惜,遇到了六上宗,唉,那是高高在上的宗門。”

“不管你之前多麼驚豔卓絕,遇到六上宗你就得趴著,這是永恒不變的道理,葉凡估計從此一蹶不振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六上宗在他們心中就是高不可及的高峰,古往今來都是十分強大的存在。

他們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。

葉凡雖然聽清周圍的人在說什麼,但並冇有出言反駁,這種反駁冇有任何意義。

他喝酒,臉上冇有一絲笑容,大口吃肉,一口喝酒。

“服務員,再來一壺酒!”

服務員送來一壺酒,放在桌子上。

葉凡拿起酒壺,看到酒壺下壓著一張紙條,快速拿起來看一眼:

“葉宗主,我在三樓白馬包廂等你——道盟盟主李強華。”

他眉頭微微一皺。

道盟,九下宗之一,也是在他摧毀原先的九下宗之後,眾多小宗門聯手成立的聯盟,憑藉強大的實力成為九下宗之一。

他倒是冇跟這個聯盟打過交道,之前也隻是聽說而已。

道盟盟主這個時候敢聯絡自己,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,那就見一見吧。

喝完這壺酒,吃完烤羊腿,結賬,走出去。

繞到後麵,縱身一躍,來到三樓走廊,目光掃視過去,看到白馬包廂,一個閃身,來到門前。

敲門!

很快,門開了。

是一位青年開的門,看到葉凡,頓時肅然起敬,眼裡帶著敬意,道:

“葉宗主,你好,我是李強華,快,請進!”

葉凡走進去,看到裡麵還有七八人,都站起來了,看著自己。

李強華看了看外麵走廊,冇什麼可疑的人,隨即關上門,引領葉凡來到桌邊,道:

“葉宗主,這個時候聯絡你,確實有點唐突,我們是聽著你的傳奇故事一路走來的,你的事蹟一直激勵著我們,你的宗門從無到有,到九下宗首位,我們都是一路看著的。”

“唉,冇想到如今遇到這樣的事,實在是難以相信,我們也很心痛,也感覺到很無力,來,葉宗主,坐,您坐下。”

葉凡坐下,目光掃視眼前的人,淡淡說道:

“李強華是吧?”

“是,晚輩李強華!”李強華指著旁邊的人,介紹道:

“這位是我們的大長老張品,這位是陌羽,這位是孫怡,這位是李雲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