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人說道:“我聽聞他前不久在落天宮、以及邊陲魔鬼之角時,跟我們太初宗的幾名弟子有交集,他手中的斷水劍,正是越王八劍之一,這八劍,可是在洪俊雄手裡。”

洛奇說道:“俊雄已經上報了,是他主動送給葉凡的,還說了不少葉凡在凶地的表現,非常亮眼,他想結交這個人,你可知葉凡在凶地做了什麼?”

其他人都有幾分好奇。

他有點小得意,道:“連殺天照宗好幾個護法和長老,那可都是破道境的武者,咱們幾位也是破道境,論實力來算,葉凡可是我們的前輩呢。”

武道世界以實力為尊,他們雖然年長,身處六上宗之一,但如今葉凡的修為已經碾壓他們,自當要稱呼葉凡為前輩。

洛奇在宗門經常向人炫耀葉凡的超強天賦,在以前,彆人隻是一笑而過,不當回事,可自從葉凡在天照宗大鬨一場後,這些人才真正關注葉凡這個人。

關注到北鬥宗這個小宗門,奈何前不久,北鬥宗被天照宗給滅了。

他們一直都在等待葉凡的複仇,七天守孝結束後,葉凡消失了一天一夜,再次歸來,北鬥宗所有弟子隱藏起來。

他們便知道北鬥宗的報複要開始了。

葉凡作為擺在明麵上吸引眼球的人,自然是最容易被人關注的,他的行蹤並不隱藏,很容易追蹤。

觀戰的不止太初宗的人,還有六上宗其它宗門的武者也在暗處觀察,都想目睹這位最新剛剛興起的武道新星。

看到葉凡的第一劍,並不算太強,他們也冇有覺得驚豔。

“平平無奇嘛,並冇有傳聞中的那麼驚豔……”紫雲門的一位護法有些失望,本以為可以看到驚才絕豔的天才,冇想到不過如此。

“注意感受,這一劍……古樸……古意……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變化,還有一股毀滅氣息……”

另一人有些激動了,雙眼大瞪,盯著前方的葉凡,很是震驚。

不僅僅是他感受到了。

很多人都感受到從葉凡的那一劍傳來古樸的氣息,還有毀滅氣息,那種碾壓一切,睥睨天下的大勢,奔騰澎湃。

古老的劍意、霸道的劍氣縱橫無敵,一劍斬下。

冇有花俏的技巧,直斬而下。

卻帶著不可一世的淩厲,彷彿要斬破這片天地。

“這氣息……好強!”

“我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儘管有陣法在上,但陣法已經出現裂縫,古老的劍意壓製滲入,修為不高的武者已經承受不住這種強橫的壓製。

連破道境武者都感覺到莫大的壓力。

“頂住,我已經向總部請求支援!”

一位胖子穿著古裝,手持一把長刀出來,渾身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大勢,刀威震震,橫斬向葉凡。

此人便是這一片的主人天照宗六護法龐高,破道境中期,剛纔第一劍,他冇有出手,這第二劍,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。

已經聯絡總部,請求支援。

隨即,奮不顧身的衝上去,必須要撐住。

所有的弟子都出動了,上萬人的殺勢形成一股磅礴恢宏且非常狂暴的山海大勢,其中更有十多位破道境武者領頭,衝在最前麵。

“九下宗的小子,我不會讓你得逞的!”

一道道恐怖的刀芒橫空殺出,一道道淩厲的劍芒憑空怒斬、無數的殺芒奔襲向前,隻為擋住葉凡斬下的那一劍。

利劍帶著古老的氣息,彷彿來自遠古時期的禁忌大神,滾滾劍意奔騰,劍芒帶著所向披靡的大勢斬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