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鏘鏘鏘……

“不……不……我不甘心……啊……”

“想我縱橫一生,冇想到居然擋不住一個小小九下宗的一劍……我不服……”

“我……太強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山海大勢被破,衝在最前麵的破道境武者麵露驚恐,三位直接死在這一劍下,連神魂都直接滅掉,五位肉身被滅,神魂重創,其餘破道境皆被擊飛,重傷,砸向遠方。

儘管破道境在最前麵擋住了極大的殺傷力,但後麵的窺玄境、破命境、造極境等等武者們遭受到的傷害依舊是無法估量的。

死傷無數,血液染紅了這片天空。

殘陽映照下,紅了整片天空,不知是被鮮血染紅還是殘陽血紅。

轟隆一聲巨響。

陣法爆炸,原本隻是折了半山腰的山峰,在巨劍鋒芒斬下,直接蕩平,埋藏在下麵的隱藏封印和陣法也被這一劍斬碎。

一劍之威,蕩平所有,無人能擋。

無數人死亡、大量敵人躺在地上痛苦呻吟,重傷垂死。

而葉凡宛若一位白衣劍神,手持利劍,站在空中,一臉冷漠的盯著眼前的一切,這一切都還不足以平息他的怒火。

嘭!

腳一跺!

腳下出現巨大的陰陽圖,覆蓋八方,幾乎籠罩了整片戰場。

持劍的手鬆開,利劍懸立於眼前。

他雙手結印,嘴裡唸唸有詞,腳下的陰陽圖快速變幻,形成陰陽八卦陣,一個個陣法符文不停的跳動。

頭頂上出現一個金燦燦的封印。

抬手,掌控封印。

猛然往腳下陣法一壓。

嘭!

整個陰陽八卦陣發出巨響,盪出恐怖的氣浪,無形中的恐怖壓製力、牽動著天地大道,橫壓而下。

噗噗噗……

聽到無數的鮮血迸濺的聲音,以及一聲聲慘叫,充滿不甘的死亡之音。

逃過那一劍的凶殺,卻逃不過陣法的掠殺,無數人的身軀爆破,化作一灘肉泥,死無全屍。

“不……葉凡,你竟敢……”

六護法龐高忍著劇痛,撐住陣法的壓製力,七竅流血,但是充滿不甘,躺在地上,盯著葉凡。

葉凡的身影一閃,來到他的麵前,伸手拿起懸立在麵前的斷水劍,淡淡道:

“我有何不敢!”

揮手,一道劍芒掠過龐高的脖子,頭顱被斬,脖子的鮮血飆射十幾米遠。

神魂驚恐逃出,滿臉恐慌,看著葉凡就像是看到了惡魔。

“想逃?”

葉凡輕輕伸手,抓住神魂,直接捏爆。

他的目光再看向其他還活著的破道境,他不打算放過任何一個天照宗的人。

林希月被葉凡的強大震驚不已,緩過神來,跟葉凡一起掠殺這些重傷之人。

抬劍,斬落,鮮血迸濺,血花綻放,為這片黃昏的血紅添上濃濃的一筆。

兩人彷彿在比賽,看誰收割的人頭多。

就在葉凡殺了第五個破道境武者時,天照宗總部的支援到了。

“大膽葉凡,住手!”

來人正是大護法周玫,身後跟隨著大幾千人。

葉凡瞥了一眼,又捏爆一位破道境武者的神魂,並冇有把她當回事。

天照宗浩浩蕩蕩幾千人快速奔襲而來,看到眼前這一幕,都被驚呆了。

“這麼快……”

“從我們接到求救信號到現在不到二十分鐘,葉凡就結束戰鬥了?”

“山峰被夷為平地,破道境強者慘死,數萬弟子命喪於此,這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趕來多人都驚呆了。

他們冇想到葉凡竟然這麼快就結束戰鬥,想著有不少破道境在這兒鎮守呢,怎麼說也得撐兩三個小時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