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人碰杯,一飲而儘。

男子站起來,道:“師父讓我指導你修行,你天天跑出來外麵,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,我就同意幫你做這個推薦人。”

“師兄,請說!”

“這件事結束之後,你要乖乖跟我修行,彆到時候師父來檢驗你的修行成果,一點進步都冇有,我也會遭殃。”

“好,我答應你,師兄!”

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,朝著門外走去,道:

“年輕人呐,你們好好玩吧,戰鬥我也看了,確實很精彩,但是我該走了,有事再聯絡。”

“恭送師兄!”

兩女子抱拳作揖,麵帶敬意。

男子邁開一步,消失在兩人麵前。

陸瑤鬆一口氣,不解的問道:“小姐,我不明白你這是何意?我以為你說要回去找幫手,是讓師兄直接出麵擺平這件事,結果你就讓他看觀戰而已。”

程湘芸一臉得意的說道:“這你就不懂了吧,就像師兄說的那樣,他和葉凡非親非故,憑啥要幫忙,就算是咱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也不至於讓他出手,再說了,不合適。”

“而我讓他在葉凡複仇的過程中出現,那是有原因的,你還記得咱們在邊陲魔鬼之角表露身份時,那些人根本就不認咱們的身份,搞得當時賊尷尬,我們也險些喪命。”

“可咱們的張宇曦師兄雖然不是最強的,但他是經常遊走在市麵上的人,相信六上宗的人對他很熟悉,下次遇到那種情況,咱們表明身份,身邊站著張宇曦師兄,那效果就一樣了。”

聽完。

陸瑤豎起大拇指,道:“小姐,這招妙啊,不過我還想到一招。”

“什麼招?”“請張師兄帶我們前去六上宗走一走,以後就不用麻煩到他了。”

陸瑤很隨意的說了自己的想法。

簡單、直接。

程湘芸笑了笑,道:“你這個腦袋瓜呐,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,但你想過冇有,之前咱們在凶地時,和不少宗門的人有了仇恨,如果這個時候師兄帶我們去走一趟,意味著什麼?”

“以勢壓人,這是在示威,對於崑崙的名聲不太好,弄得以後咱們的處境會比較尷尬的,就按照我的計劃走吧。”

陸瑤確實冇想那麼多。

“走吧,咱們去找葉凡。”

“不是說咱們不能跟葉凡走到一起嗎?”

“保持距離就行了。”

“小姐,你為葉凡做這麼多,他又不知道,等於白做,你對一個人好,你得讓他知道,他纔會感動,纔會注意到你的努力,纔會在意你啊。”

“我願意,他知不知道也沒關係。”

“唉,小姐,你的修為是不錯,你的天賦也很好,但你就是個戀愛小白,傻傻的,啥也不懂。”

“喲,瑤瑤這是戀愛經驗豐富得不行啊,身經百戰啊,來,給我說說你的戀愛史。”

“我……我也冇有!”

“那你還還意思說我!”

“我看書上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“理論和實踐怎麼能一樣……”

兩人雖名義上是主仆,卻情同姐妹,什麼話題都可以聊。

他們來到一處山上,尋找到葉凡和林希月。

兩人踩著月光,站在巨樹之上,眺望遠方,那是天照宗總部的方向。

“葉宗主,你們是不是製定了什麼計劃?”

林希月發現葉凡並不著急去報複,而是故意拖延時間,似乎是有計劃的進行,但她卻完全看不出來。

葉凡望著遠方的月光,道:

“顛覆六上宗,冇有計劃怎麼行,希月,你跟我出現在戰場,你們萬朝城已經躲不掉了,你要不要回去看看,說不定天照宗的人已經去萬朝城了。”-